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Forthbeam&mingkit】非你不可(古风)(瞎编乱造)

逐月年间,在当时的首都月安城内有一所家喻户晓的风月之地,名为——


星月阁▼


此地卧虎藏龙,诸多侠士传奇隐居于此。


过够了江湖险恶打打杀杀的生活,便以一技之长谋得一席立足之地,在这里可以寻得暂时的庇护,星月阁的老板是远近闻名的胡家独子,父辈靠商路起家,到了他这辈可以说家底丰厚,于是胡家少爷便借着父辈这些年在江湖上的势力开了这间星月阁,聚集了江湖上各路英雄侠骨。


在这里,可以把酒言欢,也可畅言诗词歌赋,亦可做些两情相悦的风/流韵事。只要你有资本,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


慢慢地,星月阁就变成了月安城一条亮丽的风景线,路过的外乡人,无论是商人还是走江湖的都想感受一下这星月阁的无边魅力。


这其中最令人向往的要属星月阁中人口称赞的台柱子——奶窝公子。(这名字凑合看吧 无比羞耻⁄(⁄ ⁄•⁄ω⁄•⁄ ⁄)⁄


奶窝公子自三年前来了星月阁就成为众多英雄侠士想一亲芳泽的当红台柱。不过,奶窝公子可非等闲,轻功了得且身怀救世医术。无人得知他为何会来星月阁,就连胡蜜糖也只知道对方无父无母,当初落难于月安城与艾城交界处的山谷中,幸得被自己救了回来,便在这里扎了根。


平日里,奶窝公子偶尔在他的基柯字号房中弹奏几首乐曲,至今也未有一人入得他眼,能够有幸对饮谈欢。


在星月阁中,只允许两情相悦的男欢女爱之事,禁止买卖关系和强迫行为。这里的侍卫皆非酒囊饭袋,个个武功了得。偶有来闹事的外乡人也都落得个狼狈不堪的下场,时间久了,也几乎无人有胆来招惹。


奶窝公子今日又弹奏了那首带着蛋蛋忧桑的曲子——《殇别离》

这首曲子大致讲述了患难过后未能等到意中人如期而至的故事,每每这首曲子在星月阁中响起,整个星月阁都笼罩在灰蒙蒙的抑郁之中。


“哎,奶窝公子怕不是又想念那人了吧。”蜜糖一手撑着额头一手举着酒杯戚戚哀叹道。


“胡迪公子,这奶窝公子心上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追随蜜糖十余载的书童小干好奇的问道。(胡迪这名字我也是服气的哈哈哈)


“你可记得奶窝公子刚来咱这儿没多久的时候,他突然消失了几个月吗?”蜜糖慢悠悠的问道小干。


“emmm......”小干努力在记忆中搜寻“啊,想起来了,那是奶窝公子刚来星月阁三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天他照例去山上采药,结果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四五个月后了!”


“嗯,他回来以后我问过一次,不过他只是沉默不语,从那时候起他就经常弹这首悲伤的曲子了......肯定是在山上遇见了什么人。”蜜糖笃定的分析道。


“是哪家姑娘让奶窝公子如此挂念啊~那一定是绝世美人了吧。”小干不禁感叹。


“嗯,不过当今太平盛世之下,男风当道,我那日走在街上,到处是一对对的才子俊男勾肩搭背,也不臊得慌。”蜜糖说着往嘴里送了一颗葡萄。


“胡迪公子,我看您对美人也没有太多兴致呀。”小干耿直的说道。


“胡说!我只是......emmm......暂且没遇到心仪的美人罢了。”蜜糖义正言辞。



皇宫内


当今天子正目光幽怨的坐在后花园的石凳上发呆。


“圣上,这里是风口,老奴还是伺候陛下回寝宫吧。”自称老奴的汪公公关切的说道。


“哎......”天子铭长长的叹口气,望着高高宫墙外那片湛蓝天空中翱翔的飞鸟。


“参见圣上。”只听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四哥!”天子铭一下来了精神“怎么样?找到了吗?”


“臣不负陛下所托,已经打探到那位公子的下落了。”四王爷气宇轩昂震慑四方。


“真的?!!他所在何方?”天子铭急迫的追问道。


“那位公子正是月安城内最有名的风月之地的当家台柱......”四王爷眉头紧锁。


“......不,不可能。”天子铭恍如晴天霹雳“我家小奶猫不是那种人......”


“臣所言非虚,皇上,您还是尽早忘了他吧。”四王爷提醒道。


“父皇仙游前死都不肯让我接小奶猫进宫......一晃已经过去两年了,当年我对他许下承诺,三个月之内必定将他名门正娶回家。”天子铭眼中噙泪。


“皇上,当年您是储君,先皇怎么可能允许你迎娶一个男人做皇后?况且还是来路不明的欢场男子!现如今,你已娶婉公主为后,而且她还为你诞下皇子,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忘记前尘往事,做一代明君啊。”四王爷劝解道。


“当年,若不是先皇应允孤只要与婉公主完婚就可以接小奶猫入宫,我怎么可能答应那门亲事?可父皇却食言了!”天子铭忿忿地说。


“皇弟,父皇也是为你好,即便到了今天,作为兄长,为了明月王朝的大局着想,臣也要力劝陛下不可冲动行事啊。”四王爷苦口婆心。


“四哥,你征战沙场多年,这明月王朝的江山是你跟父皇一起打下的,你比我更有资格登上帝王宝座,当年为何你一再拒绝父皇立你为太子呢?”天子铭百思不得其解。


“为兄的只懂得上阵杀敌,只想将此生抱负奉献给战场,对治国之道毫无兴趣。”四王爷语重心长。


“四哥可以奔赴最爱的战场一展抱负,二哥可以抱着二嫂享尽夫夫和弦的幸福生活......二哥明明睿智多谋,也是帝王的不二人选,谁成想他先斩后奏与日国的皇子私定终身,抱得美人归......现如今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甜美日子。”天子铭委屈巴巴的羡慕道。


“你二哥虽然足智多谋为人深沉冷静,但并无野心,只想得一人心罢了,所以当年他不顾一切的与日国皇子私定终身即便是惹怒了父皇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父皇深知二哥志不在此。”四王爷轻叹道。


“可我也志不在此啊,我也想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只想要我的小奶猫!”天子铭任性道。


“怪只能怪父皇的几个儿子都没有雄心壮志,最后只能把这个皇位给你这个各方面都还算合格的小儿子了。”四王爷也是心疼他弟弟的。


“四哥你总算说句良心话了,其他邻国的皇子为了争夺王位打的不可开交,而我月国却无人愿意接手皇位,哀哉哀哉。”天子铭无奈道。


“大哥现如今已经和大嫂双宿双栖隐于人世,三哥游戏人间流连忘返,前两日捎来书信说是已觅得佳人怕也不会再回来了......还好二哥虽然也只要美人不要江山但好在愿意留在宫中辅佐陛下,至于我,圣上可以放心,臣一定尽心守护好这来之不易的大好河山。”四王爷给天子铭宽心道。


“幸得二哥和四哥伴孤左右......只是,孤真的很想他,现在皇帝我也硬着头皮当了,皇后我也两眼一闭娶了,小皇子如今都快满一周岁了,我只想把他接进宫......这点小小的心愿都不能实现吗!”天子铭生无可恋。


“依陛下所言,那位奶公子相信也是傲骨嶙峋非池中鱼,倘若将他接进皇宫,圣上想许他个什么头衔呢?贵妃?”四王爷考虑周全。


“......以孤对他的了解,他肯定无法接受贵妃这种头衔,要不孤和皇后商量商量,把皇后之位让出来......”天子铭底气不足的说道。


“皇上,您还是考虑的实际些吧。”四王爷无奈的摇头。


“这样吧,先把他弄进宫来,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把人先弄进来,再慢慢用真心感化,求得他的原谅吧。”天子铭破釜沉舟道。


“既然圣上心意已决,那臣必定赴汤蹈火。”四王爷领命道。



星月阁


当四王爷率领百位骁勇善战的将士列队出现在星月阁门外时,引来了不少民众的围观。


胡迪少主一身白袍手握羽扇出现在四王爷面前那一刻,四王爷立即产生了一个万分可怕的想法——


啊~~~我终于理解大哥、二哥、三哥的想法了。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最终还不是为了娘子孩子热炕头么?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小仙子吧?如此不落凡尘、英姿绰绰。


“来者何人?竟敢闯我这星月阁!”蜜糖一双水光澄澄的大眼睛弯起了一个锋利的弧度。


这看在四王爷眼里,却变成了勾人心魄的电眼火石。


“在下月国四王爷,前来贵宝地并无冒犯之意。”一向霸气侧漏的四王爷突然谦逊温和起来,引得身后的将士们瞠目结舌:四王爷这是怎么了?


“我这星月阁素来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何事劳烦当今四王爷亲自大驾光临?”蜜糖不卑不亢。


“小公子贵姓?”四王爷邪魅一笑。


艹,帅的有些犯规了吧。


“咳咳,在下胡迪。”蜜糖避开对方摄人心魄的眼神。


“好名字~”四王爷悠然自得“胡公子,在下此次前来,是要寻得一人。”


“何人?”蜜糖警惕的问道。


“此人乃星月阁当家台柱,名字我有些吃不准。”四王爷笑盈盈的说。


“你找奶窝公子?”蜜糖皱眉。


“嗯,是他。”四王爷点点头。


“找他何事?”蜜糖眉头深锁。


“请他进宫有要事相商......”四王爷游刃有余。


“奶窝公子是我星月阁的人,向来与朝中之人并无往来,我不能凭你一句话就把人交给你。”蜜糖挥动了几下手中的羽扇。


“那胡公子是想招待我在你这星月阁住上几日?我们先增进一下彼此的了解再......”四王爷凑近蜜糖耳畔调戏道。


“住嘴!你......竟敢在我这里造次!别以为你是四王爷我就会怕你。”被撩到耳根发烫的蜜糖此时有些慌张,语速都乱了。


“如此可爱的人儿本王甚是喜欢,既然小公子不愿把人交出来,那本王也只好先在这星月阁待上几日了。”四王爷一副无奈的嘴脸。


“你......这里不欢迎你们。”蜜糖气哼哼的说道。


“听闻这里汇集了各路英雄猛将,本王也想会会各路奇能异士。”四王爷从容不迫。


“胡迪少爷,朝廷的人咱们还是不要正面冲突的好。”小干提醒道。


“......”蜜糖当然明白小干所言极是,也便不再回嘴,任由四王爷带着几名亲信进了星月阁,其他人在四王爷的命令下骑着马向皇宫的方向折返了。


蜜糖来到奶窝公子的房间,轻敲了几声,得到允许后才推门而入。


“奶窝公子,你可曾得罪朝廷上的人?”蜜糖开门见山。


“?”奶窝公子斟酌了几秒“不曾与朝廷中人有过接触。”


等等,那个人......难不成是朝廷中人?


“奶窝公子,如果你想让我帮你,你还是把三年前你消失了几个月的事如实奉告吧。”蜜糖发誓他不是八卦只是想帮助这个盛世美颜的公子罢了。


“......其实我早该如实相告的。”奶窝公子淡淡的说道“我与他相遇在山间,他当时受了重伤,我带他回了我在山上搭建的医庐中休养。开始只是疗伤治病,后来......”奶窝公子的脸红润了起来。


“他对你......做了什么?”蜜糖听得入神。


“我们......当时应该算是两情相悦吧,他温柔以待,虽然有些油嘴滑舌但也算以真心坦诚相见。”奶窝公子回忆着那些甜蜜的过往“我们在山中相伴了小半年的时间,其实他的伤势在我救他两个月后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他一直说头晕目眩,我就继续为他医治......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不要脸啊,真是太不要脸了。”蜜糖咬牙切齿“咳咳,奶窝公子,你别误会,我说的是他不要脸。”


“我明知他后期是故意装病,却也由着他装可怜,照顾其左右......再后来,他说必须要走了,否则家中人会担心,他走之前向我做出承诺,三月之内会回来找我。”奶窝公子的眼中划过一丝忧伤和失落。


“所以说他还是未能信守承诺。”蜜糖拍案而起。


“我在这里等了他两年多,其实我知道根本就是虚无的等待,但......”奶窝公子叹口气。


“难不成那男子也是王爷?”蜜糖猜测道。


“王爷?我不知道......”奶窝公子摇头道。


“能让当今第一武将四王爷亲自帅兵来讨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可他为何自己不来?”蜜糖不解。


“这么多年了,我想他早把我忘了吧。”奶窝公子苦笑道。


“如果真忘了,怎么可能如此大阵仗来要人,你是没看见,刚才咱们这星月阁门外是何等排场,不知道的还以为两国宣战呢。那带头的四王爷英姿飒爽气场恢弘,举手投足间透着霸气和威武。”蜜糖情不自禁的夸赞道。


“......胡迪公子好像很欣赏那位四王爷啊。”奶窝公子谄笑一声。


“哈???才不是呢!!!那个不懂礼数的霸道鬼,一上来就耀武扬威的要人,哼,把我这里当什么地方了!”蜜糖气急败坏。


“胡迪公子,这些年全靠你照顾我才能有安身之所,我实在不想再给你添麻烦了,如果四王爷找的人是我,那就把我交出去吧。”奶窝公子抱歉的说道。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把你当亲兄弟一样!所以不要再跟我说这些客套话了,倘若真是三年前那人来找你,而他又是非一般的人物,那你就更不能轻易就范了,那个四王爷交给我好了!”蜜糖信心十足。


此刻,英明神武的四王爷正被一群俊男美女围着过招。


蜜糖从奶窝公子房中出来俯瞰到这一切的时候,心中略感不快:怎么来了这么一个招蜂引蝶不省心的货?


——tbc——


不造为何最近喜欢古风 就是觉得他们四个在一起就是萌 很萌

二哥二嫂应该能猜出来是谁吧?

日常带我喜欢的cp客串呐


不知道能不能填的上 看感觉吧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