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forthbeam】【mingkit】《官配》2(联文)

我cp的脑洞可爱疯了

沉迷于大酒窝柯基腿无法自拔: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也是有cp的人了 @康霓神棍蒸苏 


能一起写文超级开心!来自我西皮的脑洞和人设超级可爱!


前文指路——http://jy-shg.lofter.com/post/1d9af36c_11094fd5


我就瞎几把往下接着写了😂😂




燥热难耐的酷暑即将结束,又迎来了一年一度贴秋膘的时节,随着天气逐渐转凉,人们胃口也越来越好,蒜蓉猪肉也越来越多的被端上饭桌。


就这样蒜蓉猪肉精beam迎来了自己的发情期,在日益躁动的身体本能的折磨下,beam的内心也开始蠢蠢欲动。


beam看上了国民老公大米饭精forth。


作为饮食届不可多得的百搭品,纵横美食圈这么多年,forth的人气依旧只增不减。


整天在躲在forth背后暗自观察的beam很苦恼,什么都做不了的他只能愤恨的嚼着手链上的大蒜瓣看着无数小婊砸前来勾搭forth。


所幸的是forth似乎对她们都不感冒。


秀色可餐的糖醋里脊...


清爽可口的小葱豆腐…


辛辣火热的麻辣鱼头…


就连国民女神老干妈都在forth这里惨遭滑铁卢。


眼睁睁的看着各色大热菜品都被forth一一拒绝,beam越发的不安。


作为饭桌上的常备主食,forth一年四季都应该在发情期才对,虽然他常被拿来与不同的菜品配对,却一直不曾结成官配,beam越想越恐慌,心里有个答案呼之欲出:要么forth眼高于顶,要么就是他不举。


仿佛发现了惊天大秘密,beam陷入了窥探了别人隐疾的惴惴不安里。


日益强烈的好奇心就像小猫爪子一样,一下一下反复挠着beam的心,搅弄的他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整日都昏昏沉沉,甚至连最爱的大蒜瓣都没办法让他打起精神。


beam决定去找自己的soulmate巧克力精kit。


此时的两人正坐在经常光顾的青花白釉大瓷盘上大眼瞪小眼。


beam:哎...


kit:…


beam:哎...


kit:趁我还有耐性跟你好好说话,我劝你有屁快放


beam:我…我有了喜欢的人…嘤嘤嘤~


kit:我知道...


beam:嗷~你怎么知道?


kit扶了扶嘴角的口罩,没忍住翻了个大白眼:你最近的大蒜味儿冲的都能飘出好几里地了,根本就是发春期到了


beam:嘤嘤嘤~


kit:趁我掏出我的特制机关枪把你突突了之前,我再劝你最后一次,别特么演思春少女了,把舌头撸直了好好说话!


beam:劳资看上大米饭精forth了!贼他妈喜欢!真几把帅啊!好想睡了他!劳资跟踪了他很多天,可是他把所有求爱的人都拒绝了...


kit:然后呢?


beam:我跟你说你可别大声嚷嚷啊…劳资怀疑他不举!


kit:噗…不举?!哈哈哈哈哈小心老子一口巧克力酱喷你脸上


beam:叫你憋吵吵!他妈别人听到了怎么办?


kit:看起来不像啊…怎么看都是一副很能干的样子…


beam:我现在要怎么办…


kit:兄弟我就一句话,蒜泥猪肉你别怂,撸起袖子就表白…


beam觉得kit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与其自己在这里要死不活的纠结,倒不如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必死决心去表白来个痛快,成了最好,成不了好歹也要问个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不举,让自己放下这块心头巨石。


可是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却在看到forth的瞬间轻易就土崩瓦解了。


依旧是那么耀眼,干净的白衬衫,清爽的短发,精致的五官,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无法言喻的魅力,这个男人太迷人了。


那么优秀那么受欢迎的forth又怎么会喜欢满是蒜味儿的自己呢?一向自信的beam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否定。


暗恋是种很奇怪的心情,就像一道龙卷风,把陷入暗恋的人困在了风平浪静的风眼,看似平静依旧,内心却早已万丈波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喜欢的人把自己周围的一切都席卷的乱七八糟,满心的忐忑恐慌却无能为力,只能呆呆的留在原地胆战心惊,没有勇气前进一步,也始终舍不得后退放弃。


beam看着不远处forth和饭桌新宠香菇酱相谈甚欢,两人般配的模样刺的beam眼睛生疼,蹲在地上不敢看他们,心脏一紧一紧疼的难受,掏出自己的小蒜瓣一颗一颗的数起来。


“喂,猪肉精”beam抬头就看到forth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就是你”


“我…我才不是猪肉精”beam红着脸辩解,“我是蒜蓉猪肉”


“就是你到处散播说我不举的?”forth眯起眼睛打量起眼前的人,柔和的五官,软顺的头发,红着脸咬手指的样子有些可爱,“胆子真不小啊”


“我…我没有”beam的声音微如蚊蚋几乎听不到,想到有可能是自己和kit的对话被别人听去传开,beam就心虚的不敢直视forth。


“是吗?”看着他满脸慌张的样子,forth忽然特别想逗逗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装出凶狠的样子,“可是有人告诉我,就是你说的”


“那...那说不定是认错人了呢”beam还是咬死不肯松口,眼睛却开始闪烁,双手紧张不安的摆弄着衣角。


“错不了的”forth看着他矛盾挣扎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越发想要欺负他,低下头在beam的耳边轻轻的说话,满是调笑的语调,“那人说了,造谣的人身上有一股子大蒜炒猪肉的味儿,不是你是谁啊”


“我才没有!我这是蒜香!蒜香味!”beam原本就不乐意别人提起自己身上的猪肉味,更别说是被自己喜欢的人了。反复被戳中痛点,委屈的beam想要大哭,“你爱信不信!我要走了!”


forth一把拉住想要离开的beam,看着他噙着泪水的眼睛觉得有些心疼,什么时候一直与人为善的自己也开始有了这样欺负人的劣根性?这还真是个神奇的小东西,这么轻易就能撩拨起自己不一样的情绪。


forth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前那人柔软的头发,不想beam的泪意更凶了,仰着小脸努力不让泪水掉下来的样子让forth心头一颤。


委屈吧唧却倔强的不肯掉泪的模样,美的有些晃人眼。


也许米饭和蒜蓉猪肉也是个不错的搭配。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