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MK】你是我的余生。(短篇)

‘余生,请多指教。’——ming

‘好。’——kit


——

01

ming——

我蹲在yo的墓碑前,将他最爱的蓝玫瑰轻放在石碑上。

‘yo,还好吗?你已经离开三年了,我们的宝贝Mo已经五岁了,是小男子汉了......他昨天折了四只纸鹤,他说:粉色的是yo爸比,蓝色的是ming爹,黄色的是kit爸爸,绿色的是他自己......他还说我们一家四口永远在一起......你走了以后,kit...kit他一直照顾着mo还有......我。’哽咽了片刻,一股苦涩的泪水涌进喉咙。

‘我和kit......我们决定在一起了。我想第一时间告诉你这个消息,我知道,yo心里一定会小小的失落和难过......但yo会在天上祝福我们的,对吧。’我摸着yo墓碑上刻的名字,那个伴随了我前半生的人,已经离开我三年了。


02

Kit——

第一次见到ming和yo还有他们的儿子mo是在急诊室。

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的yo。

握着yo的手焦虑不安的ming。

还有被ming抱在手中嚎啕大哭的mo。

当时急诊室内一片混乱,没有人顾得上ming和mo,我的同事们正全力抢救昏迷的yo。

ming和mo被护士拉到急诊室外面,ming这才回过神来哄着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家伙。

当时不知哪来的一股冲动,我一反常态的走过去安慰了那对惊慌失措的父子。

‘在这里等一下吧。’我对着比我高出一头的ming安抚道。

‘......哦,好。’ming双眼通红的点点头,抱着儿子坐到了候诊室的长椅上。

我也鬼使神差的坐到了他旁边,侧目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又帅气的父亲。

‘你爱人是突然晕倒的吗?’我热心的问道。

‘他最近......经常觉得头晕,断断续续有半个多月了,因为平时我工作比较忙,本打算下周末带他来医院做检查,没想到......他今天在家里昏倒了......’ming自责的皱着眉头。

‘不要太担心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医生,拜托一定要救他。’ming乞求的眼神饱含真诚。

‘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的。’作为医生我只能这样答复。



03

ming——

五年前,yo在家中昏倒被送进kit所在的医院急救。

当yo脱离生命危险时我松了口气,然而接踵而至的却是另一个噩耗——

当我走进那个在急诊室外安慰我的kit医生办公室时,我的心如捣鼓,他是yo的主治医生。

kit的面色有些凝重,这让我的心更加慌乱。

‘请坐吧。’kit温和友好。

‘yo......的检查结果怎么样?’我开门见山。

kit轻轻叹了口气。

‘你爱人的情况不太乐观。’kit拿出yo的CT光片贴在展示板上,用手中的小铁棍指着脑部区域的阴影道‘这里有个肿瘤,靠近中枢神经的位置......’

晴天霹雳,天雷滚滚。我感觉整个人都在往下沉。

‘ming,ming,mingkwan......’kit的声音将我拖拽回现实。

‘可以手术吗?有希望治愈吗?’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们脑外科的几位医生一起研究过了,手术的风险太大了,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因为患者的脑瘤不偏不倚的长在了中枢神经末梢,这个位置如果勉强开颅后果就是脑死亡。’kit无奈且沉重。

‘没有,没有希望了么。’我近乎绝望,声音颤抖,只能把最后一丝奢望寄予到眼前这位医生身上。

kit沉默了片刻。

‘对不起......只能尽量为他多争取一些时间,乐观的话还有半年时间。’kit避开了我的目光。

‘......救救我的yo。’我无助的哀求着。

‘对不起。’kit反复的回应着这无力的三个字。

无论多么残酷的现实,我也只能接受。

我发动了所有的人脉关系,甚至托美国的朋友帮忙请专家,但最终给出的答复都和kit一样。

身边的朋友们只能尽量安慰我:好好陪伴他走完最后的时光吧。

尽管我和yo心照不宣的继续过着日子,好像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我慢慢发现,yo开始有意无意的安排着一些事。


04

Kit——

我是yo的主治医生,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

当ming一脸哀伤的向我求助时,我的心也跟着撕裂开来。

毕业三年多,我所在的脑外科每天都见证着生离死别,有的甚至连手术台都没能下来便撒手人寰。痛哭流涕的家属们将这里渲染成了悲伤绝望之地。

见得多了尽管无奈也只能保持冷静继续工作,情绪是会传染的,但作为一名专业医生,一定要将自己置身事外,才能以最佳状态治病救人。

可ming的出现成了我医者生涯的一个意外,他的情绪对我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影响,看到他阴郁消沉的模样我也伤春悲秋起来,于是对yo的关心明显比其他患者更多。

他们的儿子mo经常在单人病房的baby bed里静静地看着他的yo爸爸,很乖很听话。

有一次巡房,我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yo在和刚满一岁的mo说着令人泪目的话——

‘mo~爸比对不起你和你ming爸~如果爸比不在了,mo可要听ming爸的话哦,因为你ming爸工作非常辛苦......mo一定要做个像你ming爸一样有担当又坚强的男子汉哟,yo爸比不能陪着mo长大了......’

yo虚弱的声音由远及近萦绕于耳,我的心也跟着揪在了一起。ming坚强吗?大概在yo面前尽力伪装吧,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我看到ming躲在休息室里咬着攥的发白的指节暗自落泪。这种时候我也只能默默地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背影叹气。

随着时间的流逝,yo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每天清醒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ming坐在他的床边牵着他的手放在嘴边亲吻。

自yo入院以来,ming一周至少来我办公室三次询问yo的最新状况,当ming第98次坐在我的办公室时,yo距离查出脑瘤已经半年了。

‘yo,还剩下多少日子?’ming平静却哀伤。

‘......可能就这几天吧。’我咬着牙说出每个字,甚至不敢望向那个人的眼睛。

‘谢谢你,kit医生。’ming挤出一丝微笑。

‘这只是我作为医生应尽的责任,只可惜......’我终究还是没能只代入yo主治医生的身份。

‘我知道kit医生尽力了。’ming反而安慰起我来。

‘yo最近头痛的情况会加剧,我尽量减少他身体上的痛苦。’我只能尽人事。

‘好。’ming点头。

“你......千万不能把身体熬坏了,如果你也倒下了,mo怎么办。”这句话是以‘朋友’身份说的。

‘我知道。’ming哽咽了。

‘ming......吃不下也要硬往嘴里塞,睡不着也得闭着眼躺在床上,mo需要你,yo也需要你。’我知道此刻自己的眼圈一定很红。

‘嗯,我会的。’ming承诺道。


05

ming——

yo住院以后我减少了很多工作,工程项目都交给手下的人完成,尽量多陪在yo身边。

yo经常头疼的厉害,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抱着他哄着他却无济于事。

每次kit医生来看yo的时候,我都能稍微安心一些,kit医生会非常仔细耐心的替yo听诊检查,嘘寒问暖的同时也不忘鼓励安慰一番。

我揽着yo用感激的眼神向kit医生表达谢意,他也回我一个了然阳光的微笑。kit医生的笑容是那段时间无数个难熬夜晚里唯一可以稍微慰藉我内心的良药。

kit医生在yo头疼的很厉害时会拿着一根银针管过来,将药剂打进输液瓶中,几分钟后yo就会舒展开眉头,呼吸也逐渐平稳下来。我看到yo能安眠便松了口气。

我经常不知不觉趴在yo床边睡着,第二天醒来身上总会披着自己的外套。旁边小床上mo睡的很熟。

yo的病情每况愈下,kit医生给yo换了几套治疗方案,很多个夜晚当我经过kit医生办公室时见他手里拿着yo的病例反复研究并做着笔记。

有一晚我拿着一杯热可可轻敲着kit医生办公室的门,他哑声说了句‘请进’,我推门进屋和他四目相对。

‘ming...’kit医生有些疲倦,脸上仍挂着礼貌和善的微笑。

‘看你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所以......’我将热可可送到kit医生面前。

‘谢谢。’kit医生并没有跟我客气,拿起热可可抿了一口‘舒服~’他全身放松的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早点休息,kit医生。’我关心道。

‘嗯,你也尽量多睡会儿。’kit医生同样关切的回应道。

‘晚安。’我说完便转身向门口走去。

‘晚安。’kit的声音很温柔。


06

Kit——

连续熬了几个晚上,终于让我找到针对yo目前情况比较有效的治疗方案。

和脑外科的几位专家商议后他们也认为我的‘吸压术’
可行,简单来说就是在yo的脑袋上钻个小孔将脑瘤周遭的积液用美国最新的反引技术吸出来,再将肿瘤用可吸收生物板围起来,这样虽然不能治愈yo,但至少能为他延续三个月的寿命。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ming的时候他兴奋的一把搂住我,我的下颚卡在他的肩膀上,由于身高差的关系我得拼命垫着脚,他激动的双手抱紧我,力道大的我几乎喘不过气。

‘咳咳...你要憋死我嘛。’我拍了拍他的后背。

‘嗷,抱歉抱歉!我,我太高兴了。’ming松开了双手,眼泪抑制不住的滚落下来‘谢谢你,kit!’

‘好啦,这虽然是个不错的消息,但是隔离板融化吸收后,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我必须跟他说清事实。

‘我知道,我明白......现在能为yo多争取哪怕一分钟,我都感激不尽。’ming红着双眼。

‘嗯。’我如释重负的笑笑。


07

ming——

在kit医生尽职尽责的治疗下,yo的身体状况终于稳定了。每天清醒的时间也能维持在五个小时以上。yo靠在我怀里抱着mo,我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而他只是傻傻的冲我笑。

‘ming,今天是你生日,我都不能好好的为你准备礼物,也不能跟你一起吃饭庆祝。’yo自责的低着头。

“小傻瓜...”我摸摸他的头发‘我有yo和mo陪着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kit医生。’yo的目光追随着走进来的kit医生。

‘yo,今天感觉如何?’kit一如既往的温柔贴心。

‘还可以,头没有很痛,也很有精神。’yo甜甜的笑着。

‘那就好。’kit医生照例为yo悉心检查。

‘kit医生,我可以请你帮我个忙吗?’yo仰头看着kit医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kit医生下意识地看向我,而我只能一脸懵逼的看回去。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yo尽管说吧。’kit医生亲切。

“......kit医生,今天是ming的生日,我可以替ming邀请你一起吃晚饭吗?”yo抿着嘴轻声问道。

我看到kit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蹿红。

‘yo......’我的心情有些错杂。

‘emmm.......’kit看着我不知如何回答yo。

‘ming,你应该请kit医生吃饭的,如果没有他我早就......’yo坚决。

‘yo,别说傻话。’kit医生安慰道。

‘kit医生,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我和yo从幼儿园开始便黏在一起,高中毕业时确定了恋爱关系,大学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他还为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我太了解yo了,知道他在想什么。

‘嗯,那好吧。’kit潮红的双颊出卖了他的心思。

等kit医生离开后,我看着yo等他向我坦白。

‘ming...kit医生,很好是吧。’yo笑的有些牵强。

‘yo,你......’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kit医生对我的照顾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我知道他是个很负责的医生,但我听到护士们说,kit医生嘱咐他们每天巡房的时候都要特别关注一下我房间里的湿度、温度,而且......有几晚我半夜迷迷糊糊的看到他为你披外套......’yo笑眯眯的说着‘kit医生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如果让他做mo的爸爸,我会安心的,所以ming你要加油知道吗?’

‘yo,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真的有些生气。

‘我知道,ming,你先不要生气。’yo拉着我的手‘我知道kit医生喜欢你,而你也很欣赏他的对不对~虽然我经常迷迷糊糊的......ming,我知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的缘分只能到这里为止了,下辈子我还会来找你的~到时如果和kit医生狭路相逢我一定不会退让的!但你的后半生,我希望你能有个好归宿......也能给mo一个完整的家。’

我环住了yo,他真的是个傻瓜。


08

Kit——

yo的心意再明显不过了,难道我表现的真那么明显吗?真是糟糕。

那天晚上我按时赴约,ming带我去了一家温馨的面馆。

‘生日快乐~’我挑着面条为他送上祝福。

‘谢谢。’ming吸了一口面。

‘因为时间仓促,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送你,呐~’我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包KitKat巧克力递到ming手里。

‘嗷~KitKat~’ming浅浅一笑,收下了巧克力。

‘mo最近怎么样?’我想起了那个小家伙。

‘吃的好睡得好,偶尔抱他过来陪陪yo,平时就让我父母带着。’ming想起mo不禁扬起了嘴角。

‘真是个懂事的小家伙。’我不禁感慨。

‘kit,yo他就是这样,单纯的过了头,你不要介意~’ming有些难为情。

‘yo是很好的爱人,他也是为你和mo的未来考虑。’我没有介意yo的话。

‘我和yo从小一起长大,是羡煞旁人的竹马成双,以为能开心幸福一辈子,却未料到他会生这样的重病。’ming向我讲述着他们的故事‘自从他住院以来,我的神经没有一刻是放松的,我的世界里从此只剩下阴霾和黑暗,而你,就像一盏孔明灯照进了我暗无天日的心里。’ming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些平日里没有的情愫‘可是,yo对我而言是不可替代的存在,我不知道......’

‘ming,好好照顾yo,我会尽最大努力医治他。’ming想说的我都懂。

‘kit,多吃点~’ming为我夹了一块肉。

‘嗯,你也多吃点。’我也为ming夹了一个鸡翅。


09

ming——

yo走之前把我和kit的手交叠在一起。

yo走后的那几天mo哭的很厉害,kit请了假陪我在家里一起照顾mo。

mo在kit的怀里睡得很安稳,但只要放他到床上就哭的撕心裂肺,mo从来没有这样过,这种状态维持了半个月。

我跪在yo的墓碑前流泪,亲朋好友不知如何安慰我,因为他们都很清楚yo对我而言有多重要。

kit帮我照顾着mo,mo跟他很亲。

yo离开的第四个月,我的心情稍微平复,kit一如既往地陪在我和mo身边,过去的几个月里kit也是这样默默地伴我左右,当我捧着yo的照片发呆落泪时他会从背后环着我的腰,当我食不下咽时他会耐心的哄着我喝粥,当我夜不能寐时他会躺在我身边紧紧的搂着我。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kit的陪伴如无色无味的良方对了我的症,他的味道,他的柔情,他的包容,他的一切慢慢的沁入我心,一点一滴的治愈着那道深不可测的伤口。

yo离开一年的时候我和kit带着mo一起来到他墓前,三周岁的mo已经可以说出完整的句子了。

‘mo,这是你yo爸比。’kit抱着mo向他介绍yo。

‘???’mo不解的看着kit挠头。

‘ming爸爸和yo爸比是mo的双亲~是生mo的两个人。’kit认真的向mo解释。

自mo记事学说话以来,kit一直让mo叫他叔叔。

‘yo爸比?’mo伸出小手往墓碑上的照片摸去。

‘现在mo长大了,要记住yo爸比~’kit亲了下mo肉嘟嘟的小脸。

我没有说话,只是用心照不宣的眼神望着他。

kit一直不顾家里人的劝阻照顾着我和mo,而在yo离开的前两年我没有向kit做出任何承诺。因为我希望全心交付于一人,在我还不能彻底整理好我和yo的感情之前我不会贸然向kit正式表白。

yo离开的第二年,mo上了幼儿园,我和kit轮流接他上下学,几乎所有人都默认我们是一家三口,而我仍未正式向kit剖白心意,他也从未因此流露出任何不快,我们俩就像老夫老夫一样,照顾彼此陪伴彼此却从未越雷池半步。

直到yo离开的三年后,借着mo过五岁生日的由头,我准备了蛋糕、对戒,还花心思布置了一下家里,那天晚上kit下班回家就看到我和mo一大一小举着两束玫瑰花。

‘你们......’kit瞬间感动的湿了眼眶。

mo颠颠的跑过去抱住kit的腿。

‘kit爸爸~’mo非常自然的这样称呼kit。

kit一惊,立即看向我。

‘kit~可以给我和mo一个家吗?’我非常俗套的单膝跪地,真挚深情的向kit表白,同时将装着对戒的小方盒打开。

“好。”kit毫不犹豫的接过了我递上的戒指。

‘以后你就是mo的爸爸也是我的老公咯。’我把头放在kit肩上用脑袋蹭他的脖子向他撒娇。

‘哦咦~真是肉麻死了!’kit口嫌体直。


10

kit——

我知道在ming心里永远有yo的一席之地。

但这又有什么呢?我也很确定现在ming的爱全部给了我和mo。

我从未想从yo身上抢走什么,无论是ming还是mo。

mo很黏我,他知道yo是他的生父,很尊敬他已故的父亲,他总会躺在我怀里问一些关于yo的事,我回答完毕后都会在我脸上亲一下,然后对我说:虽然mo很想念yo爸比,但是mo有kit爸和ming爹陪着已经很开心了~

听到这些我心里暖烘烘的,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让mo无忧无虑的长大。

ming体贴的告诉我他很想让我也给他生个孩子,但我总说有mo一个宝贝就够了,我怕mo的爱被分走。

直到mo十岁那年的某一天,吃完晚饭mo乖巧的帮我收拾碗筷。

‘kit爸,我,我想要个妹妹。’mo虔诚的看着kit。

‘???怎么突然想要妹妹了。’我有些费解。

‘emmm...我们班blof、sun、bana都有弟弟妹妹。我也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mo坚定。

‘如果kit爸和ming爸给mo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就需要分出部分精力照顾ta,那样对mo的照顾就没办法像现在这样细致了。’我对mo解释道。

‘mo也可以一起帮忙照顾妹妹的...’mo诚恳。

我笑着胡撸了下mo的头发。

后来我无意间跟ming提起这件事时他一脸阴谋得逞的向我扑过来......

一年后,我为ming生了一个女儿,取名kat。

mo开心的旋转跳跃,之后的日子里,mo就像个士兵一样护着他的妹妹kat。

生活就是琐碎拼凑成的日常,儿子女儿们渐渐长大成人,我和ming也慢慢变老,唯一没有变的就是我们每年都会去看望yo,在他的墓碑前唠叨一番。

有时夜深人静的星空下,ming向我正式告白那晚我们躺在床上时他对我说的那句——

‘余生,请多指教。’

我轻声回了一个字

‘好’

——fin



戏里怎么yy都行
剧外多给他们一些空间和自由吧
他们只不过是在工作
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评论(1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