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MK FB】怀了你的崽 (正中带邪)

‘我有了。’

‘!!!’

‘你的。’

‘。。。’

‘结吗?’

‘结啊。’


——


01

kit出生检测时父母就知道他是第三性人群(男人中1%可生育群体)。

虽然是少数群体,但他们除了可生育外其他特性与一般男性无异。

因此,第三性人群是不少上流贵族青睐的对象,毕竟在当今这个相对开放的社会,同性之爱不在少数,且第三性人群完美弥补了多数同性伴侣不能繁育后代的遗憾。

kit也像其他人一样在正确的教育体制下,对于自己的体制欣然接受,只是要更好的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老铁beam和kit的情况一样,这大概是他们初中起便形影不离的原因之一吧。

三人帮中还有个放在人群中就显得格外扎眼的pha,不过他并不是第三性。


02

kit高二时暗戳戳的看上了隔壁班的班草,既绅士又稳重的forth班长。

beam也不知何时跟邻校的学弟mingkwan看对了眼,俩人互撩的起劲。今天这个派自家司机给对方送个早餐,明天那个差遣小跟班给对方送个下午茶的小情趣屡见不鲜。

日子在少年们青涩又纯洁的也可以称之为‘爱情’的滋润下开心的过着。时光流逝,转眼间就到了kit这届莘莘学子的毕业季。

kit长达两年的暗恋还在继续,forth班长偶尔在年级活动中也会多看kit几眼,两个都相对内敛矜持脸皮又薄的人碰到一起也只能靠时间慢慢渗透了。

隔壁那对就不一样了,虽然也只是停留在精神层面的互撩,但他们外放又张扬的作风早就成为两校师生心目中公认的‘情侣’了。

填报志愿前,kit鼓足勇气搓着衣角站在forth面前,问他想考哪所学校。

forth也红着脸,憨憨的憋出几个字:兰大,工程学院。

kit抿抿嘴然后点点头。

forth牟足劲伸出手在kit头顶揉了一把:加油噢,兰大见。

kit像瞬间充满电的小马达,喜出望外的抬起头,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对面高出自己一头的forth:嗯嗯,兰大见。

说完便一溜烟的跑回自己班里,将毛茸茸的大脑袋埋在书本里,听着自己铿锵有力的急促心跳,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考上兰大。


03

ming最近一阵总是恹恹的,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竹马wayo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跟beam学长吵架了。

ming一脸委屈的摇摇头。

“beam要上大学了......会遇到很多更好更优秀的人......可咱们还有一年才能毕业。”ming越说越委屈,下一秒恨不得就要泪奔了。

“啧,你也太没自信了ming!而且我觉得beam学长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吧。”yo越说越没底气。

这不能怪yo,主要是beam和ming平日里风流倜傥放浪不羁的作风让人不禁产生一种他们还未定性的感觉,加上两位都是富家少爷,年纪轻轻的哪有什么一生一世海誓山盟啊。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ming每天在line上轰炸beam,嘱咐他到了大学里也要经常想着他,不要看别人。beam轻笑着摇摇头,觉得这个学弟果然玻璃心又幼稚,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喜欢他。因此,beam也耐着性子哄他的小学弟,向他保证心里只想着他一个。

结果呢?beam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就撩遍了医学院的学姐学妹。当然也只是做了个语言上的巨人罢了。


04

本身按照剧本的发展,forth和kit,ming和beam至少也要跟对方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校园恋爱,像他们这种高颜值的门当户对cp可以说是非常完美了。

但生活往往就是给了你一个惊吓紧接着又给你一剂闷雷。

事情的转折点要从pha的生日会那晚说起,pha邀请了两位老铁和他的准男友们一起庆祝,喝酒划拳玩游戏,最后以众人皆醉收尾。

喝的迷迷糊糊的两对情侣迫不及待的各自勾肩搭背的往pha为他们准备的客房走去。

借着酒精的作用,两对小情侣自然要做些平日里幻想了无数次却始终没能得逞的不可描述的事。

///////////////////

“kit~你怎么变高了......”forth一边吻着‘kit’一边囫囵道。

“额......”被吻着的人由于醉的太厉害只能发出诱人的呻(和谐)吟声。

///////////////////

“beam,你真的去锯腿了么?呵呵,我之前是开玩笑的啦......虽然学长很高,但是我会努力长的更高,一定,一定可以保护学长的,嗝~”ming模糊的视线只能看到身(和谐)下那人的轮廓。

‘唔......’被吻的动情的‘beam’咿呀不清的嗫嚅着什么。

//////////////////


05

第二日中午,两间房相继传来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打破了沉静慵懒的周末时光。

“嗷嗷嗷!!!怎么......怎么会这样!!!”kit羞恼的将身边同样惊呆的人踹下了床。

“!!!ki...kit...kitkat学长???”脑子瞬间当机的ming绝望的坐在地上望着床上一丝不挂躲在被窝里的kit。

隔壁屋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你你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beam气急败坏。

‘......bea...m?!’forth同样懊恼不已。

当两对璧人稍微冷静后围坐在pha家的沙发上面面相觑。

已经既成事实且不可逆转,最终都要面对现实。

蜜汁死寂的低气压弥漫在四人周遭,还是beam先开了口。

“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晚了。”beam眼眶红红的“我和kit是永远的朋友,ming,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beam。”ming欲哭无泪。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forth,就当我们有缘无分吧。”kit也同样决绝。

“可是......我对beam做了那样的事,我得负责啊。”forth矛盾有内疚。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

kit看到了ming慢慢转向自己的视线, 在他开口之前先发制人。

“我不需要你负责,ming。”kit坚决。

ming只好默默地垂下脑袋。

“都是男人,负什么责。”beam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这次‘意外’发生后的两个月时间里,除了kit和beam避免不了的上下课碰面,他们几个再也没见过彼此。


06

意外而终的‘初恋’让四个人都伤痕累累,最可怕的是因为如此荒唐的‘上错床’将两段前途一片光明的爱情彻底摧毁。

尽管还停留在柏拉图阶段,但这份甜蜜已经浇灌彼此两年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kit和beam产生了第三性人群的孕初期反应,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知道对方怀上了自己初恋的骨肉。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

两位老铁最终还是决定正视问题并寻得最佳解决方案。

“孩子是无辜的。”kit咬着唇搓着床单。

“嗯。事到如今只能想开点了......其实,我和ming除了打打嘴(和谐)炮,我们并没有什么其他的。”beam试图安慰kit。

“那么,我和forth大概连嘴(和谐)炮都还没开始打......”kit苦笑。

“哎......kit,我知道你很喜欢forth。”beam不知所措。

“都过去了,现如今的情况,我没办法再面对他了。”kit叹气。

“那么,你要试着接受ming吗?”beam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不知道,可他是孩子的爸爸。”kit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

“不要想了,不管怎样,得先把当下的情况告诉他们。kit,ming他有责任跟你一起面对这件事。”beam关心道。

“forth也一样。”kit同样看着beam说道。


07

当ming收到kit相约见面的信息时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

这两个月他过的浑浑噩噩,为失去拥有beam的资格而难过,为对kit做了那样的事而自责,为看不清未来的方向而心灰意冷。

但这一切都在kit坐在校门口那家面馆对自己说出‘我怀孕了。’这句话后变得清晰起来。

ming先是愣了几秒,然后非常慎重的问kit

“愿意留下ta吗?”

“当然要留下,难不成要打掉么?”kit警惕的看着ming。

“不不不,我是怕你......怕你没办法接受。”ming低下头。

“这是一个生命,我不能那么自私。”kit深吸口气“我告诉你并不是要缠着你对我负责,只是,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这件事。”

“嗯嗯,我知道。”ming真诚“但是,我想对kitkat学长负责。”

“ming,我知道你爱的是beam。”kit直言不讳“现在我心里爱的也不是你。”

“kitkat学长,我们都清楚,已经回不去了......这段时间,我很苦恼,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但现在,我很明确自己要做什么,你肚子里的宝宝是咱们的孩子,咱们有责任给ta一个家。”ming抑扬顿挫的说道。

这是kit第一次发现,原来只有18岁的ming也可以这么有担当。


08

类似的场景也在隔壁街的甜品店上演。

“beam,最近身体还好吗?”还未等beam开口forth迫不及待的先行问道。

“不太好。”beam拧着眉。

“哪里不舒服?我带你看医生。”forth紧张的询问道。

“forth,你这样不累吗?你有没有想过那天你脱口而出说要对我负责,会给kit造成多么大的伤害?”beam抿嘴。

“我知道,但我已经对你做了这样的事......我和kit,已经不可能了。”forth咬着唇无奈道。

“所以你就固执的要对我负责?以减轻你心中的内疚感?”beam说不上是心疼还是心焦。

“对kit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了,我只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forth无力的回答道。

“我怀孕了,你的。”beam平淡的语气。

“!!!”forth愣住。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我自己可以......”beam不自知逐渐变低的语调。

“我们结婚吧。我会给你和孩子一个家。”forth坚定的说道。

这回轮到beam愣住。

因为责任产生的感情,真的可靠吗?


09

从甜品店走出来的forth和beam在人行横道的交汇处撞见了从面馆并肩走来的ming和kit。

四人同时停住脚步,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forth看着kit释然一笑“保重,kit。”

kit也回以同样温软的笑容“你也是,forth。”

ming看看身边的人又瞅瞅对面站在forth身边的beam。

“p'beam,保重身体。”ming温和的说。

“嗯,你要好好照顾kit。”beam点点头。


10

结束意味着新的开始。

多年后,每当kit看着院子里的kat和blof捉蜻蜓捕蝴蝶笑的无忧无虑时,都会再一次庆幸自己和beam当初的明智选择。

回头就能看到那个人一脸满足的哄弄着他们第二个孩子mini,小小只的mini在ming怀里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而forth和beam则十指相扣的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闲聊,beam脸上是清晰可见的幸福和满足。他靠在forth的肩头抚着微微隆起的腹部,那里面孕育着他们第二个爱的结晶。

中间被省略的部分是他们称之为平平淡淡的柴米油盐和琐碎日常,kit经常说他和ming的爱情来的有些稀里糊涂,现在想想也不知道那些年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先婚后爱了。beam倒是从不吝惜直言表达对forth的感情,尽管并没有一个美妙的开端,但过程和结果是令他无憾的,他经常跟朋友们开玩笑说forth是处心积虑的搞大了他的肚子逼他就范的,一旁的forth只是宠溺的看着这个自己想用一生来守护的人。


——Fin


谁说这样的爱情不美好?我觉得很甜。


先婚后爱的那些年 想写了再写。


最近特别想看邪教文 大概是正教看的太多了 要休整一段时间 等有感觉了再写。

评论(23)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