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MK】【FB】尸语者 2(法医X警察)

 就是法医秦明的感觉 因为都是看他的小说哈哈哈 当然比起人家的大格局和缜密的逻辑案情我这个就是胡诌乱盖啦 主要是谈恋爱嘛 不要追究细节哦 么么扎


06

kit自从默认了ming的追求之后,那个人就像麦芽糖一样又黏又甜的粘上了自己。

每次安静地站在kit身旁用心记录着从kit口中描述的死者体征,工作状态下的ming一丝不苟细致入微,提出的问题都是关键所在。

kit眼神中不经意流露出的欣赏与赞许令ming备受鼓舞。

“已经是第五具无头女尸了,切口平整一刀斩头,藏尸方法也相当高明,下水道的钢管、污水井的通道、垃圾场的焚烧桶......手法纯熟老练,他应该是个沉着冷静的人。”ming根据之前几具尸体的验尸报告结合正躺在解剖台上被kit检验的这具尸体分析道。

“懂得把尸体放在细菌集中的密闭空间里加速尸体腐化以扰乱我们对受害者真实死亡时间的判断,罪(和谐)犯是个聪明人。”kit从5号无头女尸胃中的剥离出一个被胃液浸泡的椭圆形物体,取出放在手边的铁盘里“之前四位死者体内并未发现软木塞。”

“为什么死者胃里会有软木塞呢......”ming凑近盯着盘子里的证物。

“需要拿去给法证那边化验。”kit完成了初步检验。

“嗯,辛苦了。”ming的语气立即变得暧昧。

“嘿~我每天都这样啦,辛苦什么。”kit被他突如其来的柔情似水弄得有些难为情。

“请你吃饭去~emmm......菠萝糯米饭好不好?”ming挑眉。

“哦吼?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菠萝?”kit一惊。

“上次约kit一起看电影,不是去了影院旁边的冰激凌吧么,当时kit特意叮嘱服务员圣代里多加菠萝丁的~”ming自然的说道。

kit一怔:记得这么清楚呐~真是......

“你记性倒是挺好的~”kit故作随意。

“不是噢~只有kit医生的事才记得特别清楚。”ming用左手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

kit被甜到了,但他有意识的管理了微微翘起的嘴角,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07

又是一夜覆雨(和谐)翻云,还好第二天是难得的公休日。

“唔......”beam被屋外若隐若现的炒菜声唤醒。

伸个懒腰,半眯着眼双手撑床缓缓起身,揉揉眼睛。

“啊~哈~”打个慵懒的哈欠才慢吞吞的掀开松软的被子从床上下来。

踩着拖鞋朝房门走去,还没完全恢复意识的beam拉开卧室门把手的瞬间就被扑面而来的食物香气振奋了精神。

“喔~~好香呐~”嗲兮兮的小奶音从beam喉咙里发出,满足了不远处正掌勺的forth主厨的听觉神经。

“醒了?”forth探出半个脑袋,手里的动作流畅娴熟。

“你做了什么?”beam已经走进厨房,眼睛瞄准forth刚刚盛盘冒着浓郁香味儿的菜肴。

“辣白菜炒猪肉~煎三文鱼~白灼芥蓝~还有beam最爱的双莓葡萄酒。”forth自信的摇晃着手里通体黑色的酒瓶。

“谁让你在我家开火了~”beam伸出右手食指点在forth衬衫第二颗纽扣处挑(和谐)逗的画圈圈。

“如果beam不开心的话,我就把这些菜都倒掉好了......”forth对beam的小心思了如指掌,说罢他真的做着要倒掉盘子里佳肴的动作。

“诶诶诶~”beam立即上前阻拦“既然都做了,就别浪费嘛~”

“小馋猫~”forth捏着beam的鼻头宠溺道。

“嗷~馋也是你惯出来的~”beam圈住forth精壮的腰肢,脸颊泛起红晕。

“先来个头盘~”说着forth吻上了beam性感的双唇。

大概是食物的香气酝酿出了最诱人的催化剂,才会让自己的理智被彻底吞噬干净,驱使着被折腾了一夜的身体再次心甘情愿的任他为所欲为。



08

吃饱喝足的beam在沙发上躺尸,穿着大一号的白色T恤光着一双细长白嫩的腿,手里拿着的高脚杯里装着少半杯的双莓葡萄酒。

forth收拾着残羹剩饭,beam就这样一脸陶醉的看着那个人。

“作为‘炮(和谐)友’你可真让人惊喜~”beam故作轻佻的说道,手里被轻摇着的葡萄酒在玻璃杯里有弧度的晃着。

“嗯,beam满意就好。”forth利落的将盘子碗拿到了厨房,拧开水龙头开始涮洗。

“我们结束这段关系吧。”beam从沙发上下来,缓缓走到forth身后。

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forth放下盘子和碗,渐渐转过身来盯着beam,等他继续说下去。

beam会意,便继续刚才的话题。

“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和安慰......去年那个案子确实对我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差点就没办法继续做法医了。”beam放下酒杯“你很清楚我为什么只跟你做‘炮(和谐)友’对吗。”

“清楚。”forth靠在盥洗台前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所以,你知道总有一天要结束的,对吧。”beam抿抿嘴。

“是的。”forth言简意赅。

“像我这种贪心又自私的烂人根本不值得你......”beam自嘲道。

“谁允许你这样诋毁自己了。”forth霸气的说道。

“forth......谁也给不了我安全感,所以我干脆就不要了。”beam深吸口气“还记得那一具具冰冷僵硬的小小只的尸首排成一列躺在验尸房时,我心里的防线顷刻间就崩塌了......那些没有亲人的小孤儿们即便是被凶狠的杀害了也无人问津,如果不是到了通水渠的时节,还不知道他们的尸体要过多久才会被发现......”

beam的话语让forth的心一阵阵刺痛。

forth现在仍然记得beam瘫软在办公室的角落里抱着双膝哭的浑身发抖的一幕。beam是孤儿,没有亲人,尽管在好心人的助养下顺利完成学业,但孤独阴霾的童年还是给beam心里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孤儿碎尸案就像病毒一样重启了beam的噩梦。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儿在被残忍杀害后甚至被肢解的四分五裂,却没有人寻找他们,也没有人在乎他们的死活。

就是那段时间,forth走进了beam的生活,以最直接赤果的方式暂时麻痹着beam脆弱的神经。从一开始,beam就斩钉截铁的告诉forth:我不会跟你谈恋爱,我们只能维持肉(和谐)体关系。

forth温柔顺从的点点头,回答:好。

于是这段披着‘炮(和谐)友’外衣的关系就名正言顺的开始了。

然而事到如今,连自称‘贪心’和‘自私’的beam都没办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不要爱我,你不会得到想要的回馈。”beam哽咽。

“我考虑一下你的提议。”forth从容的笑笑“以后不是‘炮(和谐)友’了,我要以什么身份理直气壮的黏在beam身边呢。”

“够了。”beam疲倦的打断forth温柔的言语。

“你可以继续固执的拒绝我,推开我,甚至说更绝情冷酷的话让我死心。”forth看着beam凌澈的双眼“但我不会停止爱你的,从一年前我抱住那个哭的喘不上气的beam时,我就从未想过有放手的一天,除非我死了。”

“闭嘴。”beam下意识的上前跨一步用手捂住了forth的嘴巴“不要胡说八道。”

“我知道beam是爱我的,只是beam太害怕了,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forth愿意用余生陪在beam身边,beam试着不要推开forth可以吗?”forth握住beam的手近乎乞求的语气。

来自于掌心的温热触感蔓延至beam周身,熨烫到beam微垂的眼眸上直至漾出雾气。

“傻瓜......”beam呢喃。

forth将beam轻轻揽在怀里。

“beam说的对,我们是该结束这段关系了。”forth轻拍着beam的后背。

“炮(和谐)友转真爱这种烂俗的戏码beam想要尝试一下么?”forth吻了下beam的耳鬓。

“考虑一下。”beam轻声回答。



09

ming已经追求kit两个多月了。

他们一起看了电影,吃了饭,打了游戏,逛了街。当然相处最多的时候还是在验尸房。

“怎样,连环无头女尸案有头绪吗?”kit将刚解剖完的尸体缝合好,拉上存尸袋的拉锁后摘下手套。

“根据DNA比对结果核实了五名受害人的身份,进一步调查发现她们唯一的共通点就是人际关系相对简单,朋友不多......都是独居的单身女性,邻居对她们的事了解也不多。”ming将案情进展如实相告。

“都是透明人啊......这样调查起来并不容易。”kit思考道。

“凶手的作案动机可能是心理因素,以往此类刑事案件中的嫌疑人都是因为某段不为人知的经历导致心理扭曲,从而有针对性的选择目标作为残害对象。”ming条理清晰的补充道。

“有道理......加上凶手可能还是个狡猾的高智商型罪犯,你们破案的难度就更大了。”kit投来同情的目光。

“已经逐步在缩小调查范围了,毕竟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人群交际范围有限,所以我们锁定了这类人群必然要应对的场合。”ming自信满满。

“嗯~那就好,尽快破案,避免更多人受害,我可不想再面对无头女尸了。”kit勾着嘴角轻笑道。

“Yes sir~Dr.kit~”ming俏皮的敬个礼。

“肚子饿了吗?”kit问道。

“嗯,kit有什么想吃的吗?”ming歪着脑袋问道。

kit感叹:这人从睿智冷静的警(和谐)察切换到天真烂漫的傻白甜真是灵活自如啊。

“kit在想什么呢~”ming刮了下kit的鼻尖。

“在想......你到底有多腹黑。”kit哼笑道。

自从kit知道了ming过去的英雄史便对这个看似毫无攻击力的‘菜鸟’警员有了全新的认识,尽管他在自己面前仍然一脸的无公害,任劳任怨的像个职场新人,但kit很清楚ming的实力,他藏都藏不住的英明神武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只是简单的案情推理kit就能看到这个人的机智和敏锐。

“嗷~冤枉啊kit医生。”看吧,ming又开始卖萌装可怜了。

“好了,吃饭去吧。”kit懒得跟他周旋。



10

kit说想吃警局对面街的pizza,ming便乐呵呵的带他去了。

“真巧~kit和ming也来了。”beam抬头就看见了并肩走进餐厅的一对璧人,帅的太过显眼很难看不见。

“咦,看来他们发展的不错~”forth将一角铺满肉块的pizza放到beam的餐盘中。

“kit~”beam冲kit那边招手。

“beam医生和forth sir也在啊。”ming随意对身边的kit说道。

有段时间没见过forth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帅。

kit不禁这样想着。

“kit~”ming摇了摇kit的胳膊。

“嗯。。。”kit转头冲ming笑笑。

“beam医生在叫你呢。”ming顺着kit的目光看到了此时正在帮beam医生拆鸡翅骨的forth。

ming稍作思考,心下了然的笑了笑。

最后四个人坐在了一起。

“你们怎么也来这里吃饭了?我记得kit不爱吃pizza啊~”beam坏笑道。

“......”kit哑然,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应答。

“因为我喜欢吃pizza呐~所以kit医生就带我来了~”ming握住kit的手给了他一个暖心的微笑。

kit安心的扬起嘴角,一对酒窝也跟着显露出来。

“forth喜欢这里的pizza~我们有空就会过来。”beam补充说明。

“鸡翅的骨头都拆掉了~吃吧~”forth无微不至的服侍着beam。

kit尴尬的咧咧嘴,有些无所适从。

“刚才忘了给kit点你最爱的菠萝圣代,我现在去买~kit要跟我一起吗。”ming适时的发出邀请。

“好。”kit迅速站起来跟着ming一起朝点餐台走去。

“真是热恋期啊~形影不离的~”beam撇撇嘴。

“beam羡慕吗?我们也可以噢~”forth柔腻的眼神飘过来。

“才不要跟你整天黏在一起~”beam娇(和谐)嗔。

——

“对,对不起......ming。”kit内疚的嗫嚅道。

“要惩罚kit~”ming搂住kit的肩膀“emmm...今天kit陪我吃草莓圣代作为补偿吧~”

“哈?”kit摸不着头脑。

“emmm......有那么0.01s我心里是酸酸涩涩的......可是看到kit无助的模样就只剩下心疼和不忍了。”ming深情的说道“kit不是已经同意ming的追求了嘛~也就是说kit已经勇敢的向前迈出一步了不是嘛~剩下的就交给ming吧。”

“你是个聪明的傻蛋。”kit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

“活了二十多年,所有人都说我聪明绝顶,只有kit看到了我傻乎乎的一面呐~因为我只想给kit看到这样的我~”ming将kit搂得更紧了。

“谢谢你噢~傻蛋ming~”kit羞涩道。

最后,kit乖乖的坐在那里被ming喂了一口又一口草莓冰激凌。

beam好奇问kit不是要点菠萝圣诞吗为什么换成了草莓的。

kit吭吭哧哧的憋红了脸回答说:

“因为ming喜欢草莓味儿的,今天想陪他吃草莓的。”

beam:mlgb,老子有男人为什么要吃你们的狗粮!!!


——

虐吗?不存在的哈哈哈 说好的破案呢哈哈哈哈 

好吧 继续虐狗谈恋爱吧 

评论(1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