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MK】同是天涯见鬼人 壹(短)


掰着手指头算算,自己和ming已经认识三个月了。

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晚上做噩梦惊醒时就算看到躲在墙角的鬼影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恐惧,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ming发个信息。

kitcat:有一只‘团子’在墙角[无奈]

2min后

mingkuan:闭上眼睛,心中默念‘翻滚吧,团子’[加油]

kit会照ming说的做,可能真的是心诚则灵,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只‘团子’已经不见了。


团子是ming和kit给鬼魂起的代号,他们觉得这样可以降低内心的恐惧感。

三个月的来往让ming和kit都对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

ming家里是开购物中心的,称得上大买卖,那么ming也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少爷,衣食无忧经济富足。

kit家里条件也不差,虽然比不上ming家族的产业规模,但在曼谷的几家餐厅人气兴旺客似云来。


“你为什么要住在这种廉租屋里?”坐在kit租住的简陋阁楼地板上的ming不解的问道。

“说来话长......自从十年前我可以见到‘团子’以后,身边的亲朋好友开始厄运连连......头疼脑热就算轻的了,那会儿很长一段时间餐厅的生意很惨淡,我爸妈哥嫂也各种不舒服......直到我执意搬出来住,所有情况才逐渐好转。”kit叹气道。

“那他们没有追问你原因吗?”ming怜惜的问道。

“我哥一直在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最后我把所有事都告诉他了,开始他自然是不信的,但最后他也只能选择相信事实,不过我爸妈到现在也是一知半解,我只是告诉他们大师给我算过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只有彼此离得远一些大家才能都好。”kit忧伤的说道。

“那你也不用住这么差的房子吧~”ming内心的怜悯条急剧上升。

“曾经我哥也试图在市区给我租高档公寓,可住不了几天左邻右舍都开始出各种各样的意外,最夸张的一次,我邻居家的小姐姐去阳台晾个衣服差点从楼上摔下去,她家阳台可是封闭式设计,当时我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她只是惊慌失措的说莫名其妙的想往窗外跳,像被诅咒了一样。”kit越说越沮丧。

“好了好了~”ming实在不忍心再让kit说下去了,拉住kit的胳膊摩挲了几下“以后由我来守护kit~”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咱俩都能看到‘团子’,所以你跟我近距离接触也不会受什么影响。”kit在ming这里找到了唯一的欣慰。

“大概我比你的阴气更重吧~不过说来我身边关系亲密的人不但没有因为我能见鬼变得倒霉,反而诸事顺利,他们都说我是锦鲤。”ming有些抱歉的说道。

“嗷~这世道真是不公平呐~难道是因为你长得比较帅所以连厄都可以运转换成好运么。”kit更加委屈了。

“别难过了,kit~以后我多跟kit亲密接触,把好运带给kit~”ming郑重的承诺道。


平日里两人多用line联系,他们的聊天记录大多是酱紫的:

mingkuan:kit~我今天见到了一只长得奇丑无比的‘团子’,他在冰激凌店的地上可怜巴巴的流口水,我一心软就去给他买了一个草莓甜筒,放在他身边让他闻。他双手合十对我说‘谢谢’,可周围的食客们都把我当成神经病了~

kitcat:ming~我今天在咖啡店看到一只有点可爱的‘团子’,大概七八岁的样子,扎着两个马尾辫,踮着脚尖张望玻璃橱窗里的提拉米苏蛋糕,不过当时我身上就一百株了,没能给她买来闻[委屈]

mingkuan:[抱抱]不要紧的kit~下次我替你买给她[可爱]

kitcat:好[开心]


mingkuan:kit,刚才被饿醒了,我去厨房觅食的时候透过客厅的落地窗看到一对‘团子’在我家泳池边相偎在一起看月亮。好浪漫呐~~~

kitcat:连‘团子’都这么有情调嘛[笑哭]

5min后

mingkuan:emmm,kit,我刚才实在好奇就去泳池边看了一眼,原来他们不是在看月亮,是在吸收日月精华,还互相埋怨因为对方吸得太多自己都不够吸了......

kitcat:哦咦~~我就说嘛~~不过ming,我今天在天台上看到一对猫咪‘团子’,他们好可怜,生前应该是被虐X待致X死的,浑身的皮毛都血X肉X模X糊,可是他们还互相舔毛,挺恩爱的。

mingkuan:好可怜,不过他们变成‘团子’还有伴儿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啦~

kitcat:嗯嗯。


......

......

......


自从和ming相遇,kit觉得暗无天日的生活终于照进一缕暖光,‘团子’好像也没有从前那么可怕了,大部分‘团子’都有这样那样的故事,他们也做不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至少目前碰到的‘团子’都很虚弱,最多也只是留恋人间的一些人或事,飘荡的鬼魂不会骚扰到任何人,只是自己能看到他们罢了,想想这也不是他们的错。


尽管kit见鬼后自带给身边亲友招衰bug,他也因此有意远离朋友们,但他的两位老铁pha和beam仍然对他不离不弃。

“嗷~”剥个虾把自己手指扎流血,夹个蟹棒把手烫伤,煮个鱼丸扭到胳膊的beam生无可恋的放下手中的筷子开始念阿弥陀佛。

“真是笨死了......”pha一边嫌弃一边给beam夹了口羊肉喂到嘴边“啊~”

谁成想羊肉还没被beam含进嘴里,pha倒是先听到自己肩膀骨节处传来‘咔嚓’的脆响。

“嗷嗷嗷~~~断了断了。”pha手上没了力气,筷子哗啦一下掉在了地上。

“pha!”beam焦急的扶着pha的胳膊“怎么样?哪里疼?”

“喂,急救中心嘛,这里是XX街道202号......”kit淡定的替他们叫了救护车,几乎每次三人聚餐都会以各种‘意外’而中止。


line——

【brothers】

kitcat:beam,你好好照顾pha~没什么事以后别来找我了......

3h后

beamm:kit,胡说什么呢~pha没什么事,就是突发性脱臼而已~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在这里陪他一晚明天就能出院了。


想来,自己见鬼带衰身边人唯一的功劳大概就是撮合了他的两位挚友,pha和beam。

由于kit总能给身边人带来‘厄运’,而跟pha和beam又是十几年的竹马交情,即便kit向他们和盘托出所有事情真相,他们也没有动摇过要继续跟kit做朋友的念头,那么接踵而至的便是各种大大小小的‘意外’,虽然没有到多么严重的地步,可小病小灾也不曾断过,只要他们跟kit约着一起吃饭逛街,轻则遭受头疼脑热重则骨折晕倒,不过老天也算眷顾他们,每次只会让一个人处于更糟的状况,另外一个还能履行照顾左右的责任,一来二去,pha和beam便滚到了一起。


想到这儿kit也算稍微欣慰一些,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火锅和五颜六色的配菜kit也只能无奈叹气。

“kit~”伴随当当当的敲门声熟悉的声音传进耳畔。

“ming?!”kit有些难以置信,立即小跑着去给ming开门“你,你怎么来了?”

“嗷~kit不欢迎我嘛~”ming挫败的垂下脑袋。

“没有啦,只是,这么晚了你怎么会过来?”kit眨着眼睛问道。

“因为,因为......我看天气预报说今晚会有暴雨,我怕kit一个人在家害怕,而且你也知道,这种天气会有特别多的‘团子’聚众在屋里躲雨。”ming闪烁的目光出卖了他。

原来大少爷连谎话都不太会撒。

“emmm......这样啊。”kit并未揭穿眼前人的小心思“那,一起吃火锅吧。”

kit邀请ming进屋,ming被一桌的美食吸引,兴高采烈的撸起袖子拉着kit大块朵颐起来。

“蟹棒好鲜甜~虾肉真嫩~鱼丸Q弹爽口~~太好次了,kit也吃啊~”ming不断往kit碗里夹着吃食,不大会儿工夫,kit的碗里就冒尖了。

看着ming吃的欢乐,kit心里莫名涌上一股暖流。

“ming~谢谢你。”kit哽咽。

“嗯?kit你怎么了......怎么哭了。”ming立即放下碗筷,双手捧着kit的脸蛋担心的问道。

“没,没有。”kit吸溜一下“就,就很高兴......你知道么,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能和谁这么开心的吃一餐饭了。”

“小笨瓜~”ming疼惜的轻轻搂住kit“以后,ming一直陪着kit,吃每一顿饭,好不好?”

“好。”kit回抱住ming。

即便只是一句哄我的甜言蜜语,我也甘愿为之沉沦。——kit。

评论(2)

热度(65)

  1. 🌸hello暖暖.污苏里黑黑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