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军烨】【菌叶】【中二三十题】你愿意接受我的包养吗?

最近看了几篇金主与小明星的包养文,就想着借这个主题写个军烨版本吧。脑洞启发来源于几篇逗比耽美文。情节保证是原创,个别梗可能会有借鉴。也不一定会写成什么姑奶奶样儿呢。


主梗:我可能爱上你了

副梗:(好像没有)


1、处子包养就遇到了...


刘邺第一次见到胡筠是在2006年X台国剧盛典的颁奖礼上。


用刘邺的话说就是:哇~又高又帅,荷尔蒙冲出天际,低音炮苏爆了!大气凛然,游刃有余...啊!!!他为什么这么man!他就是我想要的那!个!人!


“爸,我想要他。”十八岁的刘邺指着台上意气风发的胡筠跟身边的父亲羞答答的说道。


咳咳,刘父面不改色心不跳。


嗯,像咱们这种被外界标签为‘富豪’的人,就应该按照剧本来,包养一两个小明星太正常了。我儿子既然喜欢,好吧。


“......就是,怎么看他都不像个,咳咳。”刘父当着儿子还是要有个父亲的样子。


“没关系,我在下面也可以。”刘邺眨着星星眼,早就被台上那个闪闪发光的人勾去了三魂七魄。


后台


“你好,我,我叫刘邺,我家是做,做土特产代购起家的,现在还挺富裕的,嘿嘿。内什么...我,我想包,包...包,包养你。”越说脸越红的刘邺最终还是垂下了脑袋。


胡筠满脸黑线,本来就够黑了,原本温和的脸此刻已乌云密布。


“你说什么?”徐徐的低音炮窜到刘邺身体的每个细胞,光听着他的声音刘邺的腿就直发软。


“包,包,包...包养你。”刘邺颤颤巍巍的重复道。


“哈哈哈...口气不小啊~”胡筠拿出霸道总裁的气势直接把刘邺给壁咚了。


咚——咚——咚——


刘邺红粉菲菲的脸颊伴随着小鹿乱撞的心跳...哎呀,感觉整个时空都静止了,我现在好像是韩剧的女...不对,是男主角才对,这样的场景真是浪...


漫 这个字还没来得及出现在脑中,胡筠就整个人压了下来。


“你一个月能支付我多少银子?”胡筠调笑的问道。


“嗯......”刘邺陷入了极为认真的思考中......


胡筠觉得眼前这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儿实在太他妈...可爱了。


“你,你想要多少?”刘邺眨着他那双水光澄澄的大眼睛问道。


“当然是越多越好了...”胡筠轻佻的说道。


“...虽然我爸钱不少,但是毕竟是我包,包养你,所以我得靠自己赚钱。我,我现在刚考上大学,但是我可以兼职做些生意...我一个月应该能给你二十万。”刘邺抿抿嘴。


“二十万?呵呵...”老子一部戏片酬就是几百万好吗???


“好像,有点儿少,是吧...那个...”刘邺觉得希望越发渺茫。


“行吧,二十就二十...那你以后就是我背后的老板了...我胡筠也是有人包养的人了~”胡筠憋住笑。



2、器/大/活/好什么的...


金主与明星的CP组合在娱乐圈一抓一大把。


胡筠和刘邺二人也很快进入了各自的角色。


初夜就把小金主干的嗷嗷直哭。


“不要了不要了,呜呜呜......”


“现在说不要了?嗯?”


“啊!好痛!!!”


“真的么?只是疼?”


“......筠宝宝,你轻点好不好...我要被你戳漏了嘤嘤嘤。”


“邺老板,你可是花了钱的,我这服务不到位就太不地道了,是吧!”


“嗷嗷嗷!!!胡筠!!!停下,呜呜呜...”


翻(da)云(kai)覆(da)雨(he)


过后


刘邺抓着被角眼尾带泪,宛如被盗匪欺凌的小正太。


“好了,宝贝儿,别伤心了...我呀,会好好疼你的~”胡筠‘啵’的在刘邺脸色嘬了一口。


“嘶......”刘邺微微翘起臀部,感受到菊花深处的酸痛胀麻。


“过来,我给你上点儿药。”胡筠仍然以他漫不经心的态度悉心呵护着他的小老板。


“你,你轻点儿...”刘邺心有余悸的捂着身后的要害。


“手拿开。”胡筠拍打着刘邺的双手,一脸嫌弃。


刘邺扁嘴,委委屈屈的模样着实惹人疼。


“你说你一小屁孩儿,净学那些歪风邪气...小小年纪就学着人家玩儿包养?!还包养一个老腊肉?”胡筠逗着眼前这小孩儿。


“老腊肉怎么了,我就好这口不行啊!”刘邺傲娇道。


“成成成,那我是不是应该倍感荣幸,没想到快三十了,还赶了个时髦,被个小/处/男金主包养了...哈哈哈...”胡筠怎么想怎么觉得逗。


“你是拿我寻乐儿呢吧...起开,不用你给我上药了!哼!”刘邺拍打下胡筠拿着棉签的手,合上了双腿。


“我怎么会拿自己的长期饭票儿寻开心呢,小邺啊,我这以后可就指着你养我了~”胡筠哄笑道。


这话对刘邺很受用,马上就乖乖地张开了双腿,继续让他给自己上药。


“筠宝宝,我饿了...”


“喂了你这么多还不饱~你是想一次过榨干我?”胡筠忍不住调戏他。


“哎呀,你别这么流氓行不行!我说我肚子饿!”刘邺毕竟年纪小,哪里受得住胡筠这般戏弄。


“好了好了,我不说还不行吗。一会儿啊我给你煮点儿饺子吃,阿姨昨天给包的三鲜馅儿饺子还在冰室里冻着呢。”说着胡筠将棉签扔进了垃圾桶。


“那你可以喂我吗,筠宝宝。”刘邺咧着嘴卖萌。


“你手残了?”胡筠翻了个白眼儿。


“我听他们说,都是用嘴喂的,嘻嘻。”刘邺傻笑。


“我跟你说,以后少跟他们来往!”胡筠严肃。



3、糊里糊涂的小金主


富商们的聚会目的有三:其一,维系人脉,联络感情;其二,嘚瑟炫耀身边伴侣;其三,谈生意。


刘邺带胡筠来这种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第一次开始,胡筠就非常给他做脸,让他在富商圈儿脸上有光。


比起其他富商身边的花瓶,胡筠简直一个行走的百项全能。


人帅气场足就不用说了,八面玲珑双商爆表。无论是生意上的话题还是天文地理胡筠都能侃侃而谈,打岔逗贫也完全能hold住。


无穷无尽的魅力挥洒全场,惹得不少富商贵族对他点头称赞。


“刘邺,没想到你这么有眼光,选了一个金玉其外金玉其中的大明星。”


“他可是内地一线男星,还是正当红的那种,你这一个月得在他身上得造多少钱啊~”


“他的背景你清楚吗?他都出道快十年了,名利都有了,怎么就接受了你的包养呢?”


“对他动过心思的有钱人多了去了,听说一身傲骨油盐不进...林东升知道吧,有钱有势的,几年前好像追他追的惊天地泣鬼神,可这位胡筠先生就是不为所动...最后林老板是威逼加利诱,好像还以他的几部片约做为要挟的筹码...那也丝毫不起作用,最后胡筠还不是顺利接了那几部戏...”


“所以说,刘邺你可真不一般...快跟我们说说,你用了什么手段让他愿意臣服于你的?”


“咳咳...还不就是砸钱么...有钱就有人呗。”刘邺装腔作势的舔着脸说道。


可谁也不知道,他此刻攥着酒杯的手心全是汗。包养了胡筠快半年了,自己除了第一个月按照他们的约定金额付了包养费外,之后的五个月他都给胡筠打了欠条。


刘邺说最近自己网店的生意一般,一个月赚的钱除了学费生活费基本所剩无几了。


胡筠先是表现出不快的情绪,最后勉为其难的说,那好吧,你就先欠着吧,不过我可要按月收利息,到了年底还填不上那个洞就要你好看。


刘邺虔诚的点着头,向他保证自己一定努力赚钱,赚够他的包养费和欠下的利息。


想到这些刘邺不禁有些心虚,以前不知道原来自己的筠宝宝人气这么高...还自嘲自己是老腊肉,明明就有很多小鲜肉富二代都想包养他嘤嘤嘤,怎么办怎么办,自己又没多少积蓄,喜欢他的有钱人那么多,早晚有一天他还不得跟别人跑了?


刘邺不敢再往下想了,他的脸色都变得惨白。


“喂,你怎么了?不舒服?”胡筠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他身边,看他嘴唇发白眼神呆滞便轻轻推了他一下。


“啊!?你,你跟他们聊完啦?”刘邺慌里慌张的说。


“嗯,你要不要吃点东西?”胡筠问道。


“不,不吃了。”刘邺摇头“胡,胡,胡筠儿...你,你...走,咱们回家。”


不由分说的拉起胡筠就夺门而出,直到进了家门刘邺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你怎么了?”胡筠一路上心里都打着个大问号。


“来,上/我!”刘邺开始脱衣服,露出自己白花花的胸脯和纤细的小蛮腰,脱完自己的忙给胡筠扒衣服。


胡筠看着自己这一向脸皮儿比纸薄的小情人儿突然转了性子一样往自己身上扑实在是哭笑不得。


“小邺,你先等等。”胡筠抓住刘邺的两只胳膊将他固定在自己面前“到底怎么了?”


“筠宝宝,我仔细想了一下,咱俩在一起这半年,我都没怎么给你买过像样儿的礼物,名车名表大洋房我是一样儿也没能给你置办,还拖欠了好几个月的包养费...我...你这么优秀,喜欢你的人又多...其实随便一个都比我强,可你还死心塌地的跟着我...我除了身体,暂时没有其他的能给你的了。但是你放心,我会努力赚钱,我,我...”刘邺诚惶诚恐道。


“......”胡筠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莫名其妙的红了眼眶。


“你别不说话...我不想把你让给其他人,可是,可是我也不想让你跟着我受苦。实在不行,我就厚着脸皮跟我爸先要点儿钱...然后我...”刘邺紧张的盯着胡筠。


“跟你爹要钱包养我?你之前怎么说的来着,自己包养的人要自己给钱...不能向父母伸手...说好的原则呢?”胡筠嘴角微扬。


“......比起失去你,原则算什么。”刘邺小声咕哝。


胡筠听到这句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澎湃,一把将人揉进怀里。


“小宝贝儿,钱呢,你先欠着就行,我还怕你跑了不成?所以把你那些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念头有多远给我扔多远!”胡筠极力掩饰欢喜之情。


嘤嘤嘤霸道总裁什么的最帅了!!!


可是,不对啊,我才是金主,怎么让他抢了我的台词?


算了,就酱紫吧,这样也挺好的。


刘邺乖乖的搂住胡筠的腰,把大脑袋埋在他颈窝里。



4、倒贴的大明星


刘邺自此发愤图强,为了包养胡筠努力赚钱。真是感人肺腑的励志故事。


刘邺是吉林人,从太爷爷那一辈儿就开始倒腾山货,到了爷爷那辈儿时家底见厚,等到父亲这代刘氏家族的土特产代购产业规模已经相当宏大,都说富不过三代,这在老刘家并不成立,因为他们家保留着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和居安思危的清醒意识。


用山货的搬运工来形容刘氏集团再贴切不过。


时至今日刘氏集团成为全国最大山货特产的供应商,产业链遍布大江南北。


刘邺也算得上年轻有为,大学时期便开始尝试电商销售,成为新型线上销售的领军人物。只是前期面临各种考验——系统不完善、发货慢、发错货、丢货等等问题。


但刘邺咬牙坚持着,因为他要赚胡筠的包养费,这个信念成为他最强大的支柱。


于是,胡筠眼瞅着自家小情人儿天天早出晚归,各种应酬源源不绝。


年底。


刘邺捧着一张两百万的支票递到胡筠手里。


“筠宝宝,这是之前拖欠你的十个月包养费~”刘邺那双像小鹿斑比一样晶莹剔透的大眼睛泛着水光。


“那,利息呢?”胡筠挑眉。


“......再,再宽限我...俩月吧。”刘邺可怜兮兮的垂下脑袋。


“小傻子。”胡筠用他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抚上刘邺的双颊,拇指摩挲着刘邺深陷的眼窝“你看看你,瘦的都快脱像了。”


“我没事儿!筠宝宝,你再给我点儿时间...”刘邺眨巴着眼睛。


“我呢,最近推了两部戏,空出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期间,你只能陪着我,我去哪儿你去哪儿...”胡筠神秘兮兮的说道。


“啊!可...我...得赚钱啊。”刘邺咬着嘴唇。


“金主大人...我催你还钱了么?再说了...你要是觉得吃力,就不要再包养我不就得了!”胡筠用手指来回摸着刘邺的眉毛。


“不,不行...我,我想,想包养你...你答应过我,不离开我的。”刘邺委屈的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开你了?你脑袋里是不是有坑?”胡筠敲了下他的脑袋瓜。


“筠宝宝...我知道我很没用...可是...”刘邺嘟着嘴,最终还是泄了气。


“你就真的只想包养我?”胡筠揉着刘邺的头发问道。


“...昂,我就想包养你。”刘邺点点头。


“哎...你对我的执念来源于什么?”胡筠追问。


“腿长活儿好不粘人...他们说就得找这样的...”刘邺傻呵呵的说道“但是,我......”


“好了,我知道了。”胡筠用食指堵住了刘邺的嘴“明天跟我飞巴黎。”


刘邺瞠目结舌愣在那里,胡筠躺下侧卧着,只给刘邺留下个大后背。


“包养你这么久还没带你出国玩儿过呢,这次去巴黎,所有的费用你记个账,我慢慢还。”刘邺软软糯糯的嘟囔着。


半晌。


“嗯。”胡筠回了一个字。


结果,这趟巴黎之旅,胡筠带着刘邺住了最豪华的酒店,吃了最丰盛的法式大餐,喝了名贵的法国红酒,还给刘邺买了几套顶级名牌限量版的正装休闲装。


坐在回国的航班上,刘邺看着一大摞小票儿苦着脸。


妈妈的天,我这得还到啥时候呀!嘤嘤嘤。。。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没人能说。。。


“小同志,慢慢还,组织会给你时间的~”胡筠故意逗他。


“哎...”刘邺歪着脑袋看向窗外。



5、请尊重包养这个词的字面意思


“小邺,我今天在南城给你买了套三居室...房地产的朋友说现在买划算。”胡筠将房契和付款凭证一并塞到刘邺手上。


三百万...


2007年9月。


嗯,我又多了三百万的房债,自此过上了房奴的生活...


“小邺...我这部戏的分红到账了,上次咱俩逛车展你不说喜欢那辆白色吉普吗,手续都办好了,这是车钥匙。”胡筠挑着嘴角将车钥匙和购买凭证一起塞给刘邺。


!!!


2008年3月。


一百三十万,车奴的生活...呜呜呜...筠宝宝花钱如流水...看上啥买啥...哎,算了,我家筠宝宝比他们那些小鲜肉强多了,已经相当克制了,还是我太没用了。。。唉。


“小邺,我在城郊给你买了俩仓库,你前两天不念叨货太多没地方放吗?顺便再请几个人,你的淘宝客服是不是也要再请几个?”胡筠说着将合同递给刘邺。


生无可恋!


2008年8月。


一百二十万。额...好吧...我为什么要多嘴抱怨货太多。。。又多了一百多万的债务,怎么办...这个月又要给筠宝宝打欠条儿了,填的上房子和车的月供窟窿就凑不够筠宝宝的包养费...筠宝宝真的很好,让我分一百期还他就好,这样我还能努力攒点钱为他买个像样的圣诞礼物。


“小邺,生蛋快乐。”胡筠递过来一个高端大气的宝蓝色首饰盒。


咦?


这是啥?


手表吗?

 

诶?我给筠宝宝准备的礼物也是手表啊啊啊!我买给他的肯定没他给我买的名贵怎么办!!!


刘邺的脸色发灰发白。


“怎么了?打开看看。”胡筠催促道。


刘邺打开盒子——额。。。


“你要结婚吗?你要跟谁结婚?连戒指都准备好了???”刘邺看到鹅蛋那么大的钻石戒指时的第一反应就是酱婶儿的。


再看胡筠。


呵呵一脸。


“......如果我要跟别人结婚的话,为什么要把求婚戒指给你看呢,我的金主大人!”尽管这两年胡筠已经被刘邺训练的刀枪不入,但面对迟钝成几何倍数升级的刘邺,胡筠也只能尽量耐住性子。


“......难道不是跟我摊牌吗?怕我不信所以把戒指给我看。”刘邺眼泪巴巴的刺溜道。


“刘邺!”胡筠扶额。


“筠宝宝,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最近很努力赚钱了,你买的房子、车、仓库什么的,我知道你为我垫了好多钱,可是,可是我真的会还上的...我...我还攒钱给你买了一块儿特别好看的手表。”说着刘邺赶紧把手表拿出来给胡筠。


胡筠看着那块儿欧米茄手表心都在颤抖。


“七万八,确实,比起你给我买的那些表这个确实差了不少...但是...”最终刘邺还是只能以叹气结尾。


“好了,这块表我很喜欢,我不会跟别人结婚的,你放心吧。”胡筠心想,算了,我认命吧,就这样被刘邺‘包养’一辈子也行,反正自己不停地给他买房买车,他一时半会儿也还不上,早晚总会开窍的吧。


“筠宝宝,你饿不饿?我有点想吃你下的面了。”刘邺嬉皮笑脸道。


“你是想吃我下的面还是想吃我下/面啊?”胡筠最喜欢开黄腔儿调戏他家小金主了。


“你说这些流氓话总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相处两年早已习以为常,刘邺也在一次次洗礼中不断进化,如今已经能够淡定的回几句嘴了。


“小邺,我觉得咱们得尊重一下包养模式,所谓包养,就是你出钱买我的身心对不对?鉴于最近你天天忙生意都没有尽到一个作为包养者的责任和义务,我有权向你投诉。”胡筠一本正经“所以,你需要给自己放一个礼拜的长假,这期间只能在我身/下嘤嘤嘤。”


“谁要在你身/下嘤嘤嘤~”刘邺挺着脖子。


“不嘤嘤嘤也行...啊啊啊,嗯嗯嗯什么的也可以~”胡筠说着将人压倒。


“流氓。。。”刘邺红着脸娇嗔。



6、旁观者清、、、个屁


当刘邺向自己的朋友们解释为何最近自己忙的跟狗一样的时候,他的朋友们便一脸嫌弃的冲他翻白眼。


“你是不是赚钱赚傻了?他这不明摆着不是冲钱来的么!”


“等等,也许是他手段高呢,以一招...釜底抽薪,然后坑刘邺一笔狠的。”


“靠,你他妈是真不知道胡筠吧...他作为一线明星的收入就不用多废话了,你们知不知道他爹是干嘛的?全东南亚的进出口贸易都经过他爹的手...专门做运输的蓝海集团就是他家的。”


“卧槽?怎么可能!!!没听说胡筠是蓝海集团的少东啊!!!”


“当然不会让你听说了...胡筠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他的身世背景一直都是空白,娱乐记者都像商量好的一样,从来没人挖他的料。”


“那你怎么知道的?这么隐秘的消息...”


“还不是因为最近我老爸跟他爹有业务上的来往,我无意间打听到的...不过我可告诉你们,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了,保证吃不了兜着走。”


虽然都是一些纨绔子弟,但自打娘胎开始就身处这样的圈子,自然分得清什么能逼逼什么是绝对不能乱说的。


刘邺已经懵逼了。


“卧槽,刘邺,你他妈捡了一个旷世奇宝啊!”


“......那他,干嘛接受我的包养...我以前一直纳闷儿,为什么比我有钱有势的人要包养他他死活不干,可是我要包养他他就同意了,后来我以为他是贪新鲜,所以一直跟我在一起。”刘邺完全想不明白似的。


“我说刘少爷,那你包养他这两年,一共给他花了多少钱?”


“花了不少呢...房子,车,旅行...也有千八百万了...只是大部分还都欠着呢。”刘邺认真回答道。


“那就不得了,说白了,还不都是人家一直在贴补你...刘叔叔是有钱,可你一直都是靠自己这在圈里人尽皆知,他胡筠家财万贯,抛开家世不说,单说他自己挣得比你多吧,用得着你包养吗?”


“那他图我什么...像他那么优秀的人,长得帅身材好声音苏腿长活好不粘人入得厨房上得厅堂有学识有内涵还有钱...”刘邺把自己说的绝望了。


“笨啊你!图你这个人呗。”


“等等...你们不会相信那么狗血的剧情吧...包养包出了真感情?包出孩子我都信,包出真爱我可不信...”


“我也不信...像他那样的人吧,估计就是寻求刺激,可能在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像你这样的二百五富二代出现过,所以他觉得挺有意思...”


“你骂我干嘛!你才二百五呢!”刘邺瞪眼。


“不是不是,说错话,是没有像你这样单纯又可爱的人出现过,所以他被你迷倒了。”


“可就像你们说的,他早晚都有玩腻的一天...哎...”刘邺叹气。


“所以啊,你要在他腻你之前先把他踹了。”


“啊!可,可我不想踹他,我...我想继续包养他。”刘邺认真道。


“你醒醒吧你!”



7、我要跟你解除包养合约。


回到家,刘邺简直坐如针毡,他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


“筠宝宝。”


“邺子。”


他俩几乎同时开口。


“啊,你先说。”刘邺有点慌。


“我再三思量,还是决定跟你解约。”胡筠不苟言笑。


这么快?该来的最终还是来了。。。


“......你这么快就腻了。”刘邺失望的嘟囔道。


“啊?”胡筠蒙。


“其实,我今天也是想跟你好好谈谈,咱俩在一块儿两年多了...我一直都不太理解,为什么你愿意接受我的包养...但后来我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能包养你就行了...我确实挺没用的,不像其他人,签个名就能赚七位数,这两年多不仅没尽到一个金主的义务,没能按照约定准时如数付包养费,房子车子还要你垫钱买...我...我对不起你...而且我还一直死皮赖脸的霸占着你,不让你跟别人结婚,我能给你的本来就只有钱和我这个人,但是你并不缺钱对吧,我还傻不拉几的努力还你钱,想着赶紧都还上就能有多点理由把你留的更久一点...现在连我这个人你都腻了,我...”刘邺说不下去了。


“你脑袋里果然有坑,还是个大坑。”胡筠无奈。


“你走之前,我必须告诉你,我...我是个不称职的金主,我没能尊重包养这个词,我从一开始就是从心里喜欢你,真心的那种喜欢...但我知道,像我这种在你看来很幼稚也没什么本事的人怎么可能吸引你...所以我天真的以为能用钱拴住你...但我确实太傻了,你怎么可能缺钱呢,你本身就很能赚钱,再加上...”刘邺越说声越小。


“你说完了么?可以轮到我了么?”胡筠单手拢住刘邺的脖颈“既然你知道我不差钱,也知道我是冲你这个人来的,你还哭丧着脸干嘛?我一直把这两年你天天拼命赚钱还我钱当做咱俩之间的小情趣,看你那认真劲儿我就喜欢的不得了...我一直等着你自己开窍呢...”


啊?


刘邺抬起头,眼中带光。


“金主大人,我们解约吧。”胡筠把人搂进怀里。


嘤?


“那你...真的要结婚了么?”刘邺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对呀, 我真的要结婚了。”胡筠顺着他的毛。


“......噢,那我也不能再这么自私下去了,不能耽误你的终身幸福。”刘邺扁嘴。


“上次,那个钻石戒指你是不是不喜欢?”胡筠问道。


“...鹅蛋那么大的钻石戒指,谁都喜欢,卖了换套房都没问题...我怎么会不喜欢。”刘邺永远这么耿直加实在。


“可我总不能拿套房戴你手上向你求婚吧?”胡筠胡撸着刘邺的脑袋。


“嗯......嗯???”刘邺瞬间笑成了一朵花。


“金主大人,包养契约解除,我才能正式向你提出婚姻契约的签订不是吗?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终身包养合约?”胡筠用自己的鼻子蹭蹭他的鼻子。


“......我还是想包养你,亲爱的老公。”刘邺说着就在胡筠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行行行,让你包养我一辈子,咱俩互相包。”胡筠抱着人在床上打滚儿。


后来的后来,这个消息还是轰动了娱乐圈和商界。


对呀 我们就是包养包出了真爱 且从一开始就是真爱 不仅包出了真爱 我们还他妈的要结婚 不服不信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都给我滚犊子!


曾经那些轻蔑的嘲笑声议论声最后都在时间的长河里被吞没。唯有胡筠和刘邺的婚姻仍平淡却幸福的进行着。


我可能爱上你了,在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评论(44)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