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军烨】【菌叶】【中二三十题】面包星人求爱记

我又来了,233333,并不知道自己想写神马。。。嗯,最近心血来潮就胡诌乱写好了。。。好了,中二三十题我写了三篇,交够粮了啦啦啦


主梗:我才不在乎


1、以后每天都要买一个面包吃。


刘邺高二的时候,自家小区对面开了一家面包房,名字十分老土——白面包。


某天放学经过白面包,刘邺拿着五块钱零钱走到几平米的面包房玻璃窗口前。


说是面包房,其实就是个见方的格子间,玻璃面一目了然,售卖的各类糕点面包都摆放在玻璃面后的多层式木架上,价格也都明码标价,方便客人挑选购买。


刘邺仔细打量着安静的躺在木架上的面包糕点,看的眼花缭乱,一时间不知选哪个好了,更是被卖相诱人的面包刺激了唾液的分泌,不住地吞咽着口水。


“嘿,小子,你瞅啥呢?”这时从玻璃窗内探出个脑袋。


“啊...”专注于面包的刘邺被充满磁性的声音吓了一跳,待他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时,那双无辜清澈的大眼睛不自知的狂眨不停。


“买面包?”戴着标准糕点师傅的白帽子身穿白围裙的店主轻笑道。


“...嗯。”刘邺点点头“哪个,哪个好吃?”


“啧,你问我哪个好吃,我当然会说都好吃了...”店主京腔味儿十足。


“那...要个五块钱的面包。”刘邺说着将手里的五元递给胡筠。


胡筠上下打量青年一眼,爽快的收了钱,动作娴熟的给他打包了一个看上去很松软表面洒满了黑芝麻的面包。


“谢谢。”接过纸袋时刘邺礼貌的道谢。


“这个回去用微波炉叮一下再吃。”店主强调一句。


“好。”刘邺点头应道。


回到家,刘邺第一时间用微波炉加热了面包,坐在写字台前,左手拿着个头可观的面包,右手拿着签字笔做题。


一口咬下去,香浓四溢的黑芝麻馅儿像流沙一样淌了出来。


“喔~~~”刘邺被手中这个其貌不扬的芝麻餐包惊艳到了。


面包体蓬松柔软,香甜却不厚重,芝麻馅儿扎实饱满,充斥着整个面包的每个空隙,每一口都像吃黑芝麻糊一样,而且芝麻馅儿甜度适中,香气浓郁,加热过后将面包和芝麻完美融合。整间屋都溢满了黑芝麻香。


以后每天都要去买一个面包吃,刘邺这样想。



2、我喜欢你,的面包。


自此,每天六点左右,刘邺都会推着自行车来到白面包的门前。左瞧瞧右看看,一饱眼福之后都会直接跟店主说要个几块钱的面包,从来不自己点面包的款式,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的购买经历让他尝到了甜头,觉得店主的推荐绝对错不了。


“今天要个六块钱的。”刘邺把正好的零钱递到店主手里。


店主也不多废话,每次根据他给的钱数选不同款的面包给他。


“这个要放在冰箱里冰一下口感才更好。”店主习惯性的嘱咐一句。


“好。”刘邺一如既往的点头应和。


回到家,将8字型的面包放进冰箱里,半小时后拿出来,迫不及待的咬下去。


芝士加奶黄的组合出人意料的可口,不知是不是店主调的比例正好对自己的胃口,一向对芝士不大感冒的刘邺因为这款‘大力士’对芝士黑转粉。冰冰凉凉的芝士块与奶黄酱交相辉映,甜味儿很足,清香扑鼻。


吃完整个‘大力士’味蕾的满足感爆棚,刘邺抹抹嘴,明天还要吃这个,他一脸餍足的咧着嘴。


连续在白面包买了大半个月的面包糕点,一共三十多种不同口味的面包刘邺也尝了大半,每天放学来白面包买面包成了他的一个习惯和念想。


“来啦?今天吃啥?”店主也认识这张清秀略带忧郁气质的脸了,每次刘邺来他也都熟络的招呼着。


“今天,吃个十块钱的吧。”刘邺把十元钱递给店主。


“小子,你天天吃面包不会营养不良吗?”店主这次没急着收钱。


“......我喜欢你...”刘邺温吞的样子像个乖宝宝“的面包。”


只见店主的脸色从黑到深黑再到黑的变化,当然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哈哈...我以为你说喜欢我呢。”店主打趣一句。


可这一句玩笑却让刘邺的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连耳朵根儿都没能逃过赤色的渲染。


“额...我,我开玩笑呢。算了算了,今天的面包不要你钱了,怎么着你也算老主顾了。”胡筠豪爽的给他装了两个面包。


“啊...那怎么行,你得收钱。”相当有原则的刘邺坚持把钱塞给店主。


“小子,你光顾我大半个月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胡筠。家就在宣武门那边...我看你好像就住对面的小区吧。”胡筠岔开话题。


“我,我叫刘邺,是XX中学高二的学生。”刘邺也介绍着自己。


“噢,咱们现在也算认识了,你上高二今年也就十六七吧,我比你大了十岁,今儿这面包我请你。”胡筠嘻嘻哈哈的。


“那...好吧,不过以后必须得收钱,要不我不来了。”刘邺认真的口气。


“好。”胡筠应了下来。



3、双彩虹


刘邺就这样默默的每日一包的买着,风雨无阻。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三个月,刘邺迎来了高二的暑假。每天在家里复习功课,晚上六点准时下楼买面包。


“邺子,又去楼下买面包啊?正好,回来的时候给爸爸带包烟。”刘父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儿子风风火火的穿鞋出门忙吆喝一句。


“嗯。”带着含糊不清的尾音刘邺一溜烟儿的下了楼。


刚出小区门天色突然暗了下来,抬头一看发现大片乌云吞噬了方才还湛蓝的天空。夏季的雨水总是来的毫无征兆,几道闪电划过天际,随后便是响彻云端的雷声。刘邺刚走到白面包门前,暴雨就从天边倾泻下来。


“......听见打雷不掉头回家还跑过来!”胡筠站在玻璃门后看见刘邺从对面小区跑过来的全过程。


“......买面包。”青涩的刘邺既内敛又温吞。


“先进来躲躲雨吧。”胡筠开了门侧身让他进屋。


刘邺无意识扬起的嘴角出卖了他的心事,三个月来,对这扇玻璃门内的世界好奇极了,尽管从外面一目了然的四方地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深究的东西,但在刘邺看来这一门之隔相差甚远,具体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


进了屋,刘邺环顾四周,充盈着靡靡面包香气的格子屋。此时与胡筠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刘邺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明显变快变急。


“先喝杯热水暖和一下。”胡筠已经将一次性纸杯递到刘邺面前。


刘邺接过纸杯往嘴边送。


“今儿这破天儿估计也没什么生意了,喂,你今儿想吃什么,我给你装上。”胡筠看着刘邺问道。


“还是,黑芝麻餐包吧。”刘邺期待的眨着眼睛。


“你这个礼拜已经吃了四次了...不腻得慌啊...”嘴上略显嫌弃,手上却已经将两个黑芝麻餐包用纸袋装好,胡筠还特意给他找了个塑料袋套在外面。


“那个,最好吃了。”刘邺美滋滋的回味着。


“我以为只有她们女孩儿喜欢吃这些面包糕点呢,你还是我第一个对面包这么长情的男性顾客呢。”胡筠闲聊道。


刘邺双手攥着塑料袋感觉心里甜丝丝的。


“明年该高考了吧。”胡筠问。


“嗯。所以这个暑假特别忙。”刘邺轻轻叹气道。


“嗨,学习是很重要,不过劳逸结合更重要...也不能天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头,没事儿约上小同学一起打打篮球...”胡筠倚在侧面的墙上。


“胡...胡师傅,您喜欢打篮球吗?”刘邺壮着胆子问道。


“嗯,上学那会儿挺喜欢的...”胡筠忆起年少轻狂时。


“那,有时间的话...”刘邺犹豫着。


“有时间咱俩也可以切磋切磋。”胡筠爽快。


“嗯。”刘邺猛点头。


“雨停了...”胡筠歪着头看向窗外。


“彩虹...”刘邺指着他们不远处浮现出来的一道彩虹兴奋的说。


“真的诶...还是个双簧儿的!”胡筠看到天边挂的那道彩虹外圈还有浅浅的一道七彩光晕。


“双彩虹!”刘邺顺着胡筠的视线也发现了是两道彩虹。


“快许愿。”胡筠拍拍刘邺的肩膀。


刘邺立即闭上眼,双手合十虔诚的默念。


片刻后。


“是不是希望双彩虹保佑你将来娶个漂亮贤惠的媳妇儿?”胡筠没来由的就想逗逗这个傻里傻气的耿直大男孩儿。


“......”刘邺却用不明深意的眼神望着胡筠沉默不言。


本来想逗逗人家的胡筠反而被对方这个眼神弄得脑袋断片儿。嗯嗯啊啊的好不尴尬。


“还不赶快回家?你爸妈等你吃饭呢吧。”胡筠转移话题。


“啊,糟了!”刘邺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提着面包夺门而出。


“喂,慢点儿跑!看车!!!”胡筠冲跑远的人喊道。


刘邺没回头,只是伸出左右来回挥了几下。


“这小子...”胡筠看他跑的没了影才关门回家。



4、那年夏天


暑假期间,刘邺仍然每晚六点准时到白面包店门前报道。


每次给不同面额的软妹币,让胡筠自由发挥为他配好面包,刘邺喜欢看胡筠用夹子将面包放进纸袋里的娴熟动作,几个月下来他也看了上百次了,但仍然在他夹面包时眼睛不错珠儿的盯着看。


白面包在方圆几公里内凭借口碑相传人气与日俱增,面包货真价实,料足实惠,深受男街坊们的喜爱。无论是买菜遛弯儿的大爷大妈还是早出晚归的白领都在经过白面包时停下脚步耐心的排队买面包。这其中当然也少不了莘莘学子,随着购买的队伍逐渐壮大,刘邺心里替胡筠高兴的同时又莫名有股蛋蛋的失落涌上心头。


刘邺排在长长的队伍中间,看着胡筠麻利的动作,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自己为何会产生失落的情绪:那感觉就像自己发现的一块儿黑宝石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世人注目,于是自己在那块黑宝石面前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当然,可能根本没重要过。


“今儿吃个几块钱的?”胡筠连头都没抬,手上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可他却精准的捕捉到了刘邺的气息。


“......啊。”刘邺惊中带喜“七块钱的。”


刘邺依旧把正好的零钱递过去。


“拿好。”胡筠直接从左后侧的方桌上拿了个预先打包好的袋子递给他。


刘邺想问,却碍于后面还有很多人而放弃了。他拿着纸袋默默地站在了旁边的杨树下,没有离开,一边吃七块钱的奶酪面包一边看着胡筠继续忙碌。


直到晚上八点,才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胡筠收完最后一笔钱的同时抬头看向自家店门前杨树下的那道瘦长的身影。


“不回家啊?”胡筠从屋里走出来。


“今天...爸妈都值夜班...回家也是我一个人。”刘邺抠着手指。


“走,今儿你胡大哥做东,请你吃顿胡同儿里地道的老北京卤煮怎么样?”胡筠揽过刘邺的肩膀。


刘邺的身体瞬间石化一般,站得笔直。


“走吧~”胡筠勾肩搭背的拉着人朝自己的摩托车走去。


刘邺盯着胡筠的黑色摩托看的出神,经常看到胡筠骑着这辆像小黑豹一样的炫酷摩托车来来往往,今天终于可以坐在他身后感受一下了么?想到这儿刘邺不禁有些兴奋。


“看傻了?”胡筠伸出右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没事儿,很安全,只要搂紧我。”


胡筠跨上他的小黑豹,刘邺则学着他的动作跨坐在他身后。低头看向眼前这个人结实的腰,伸出的双手有些发抖。


侧头看了下身后这人悬在半空的两只手,胡筠直接拉上他的双手扶住自己的腰。


脚下一蹬,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小黑豹瞬间加速蹿了出去。刘邺被惯性驱使整个胸脯都贴在胡筠的后背上,双手更是本能的箍紧了身前那人的腰。第一次近距离的肌肤之亲,不得不承认,胡筠的腰腹上没有一丝多余赘肉,却也不至于显得单薄,总之就是刚刚好的手感。


等到达目的地时,刘邺还不自知的继续搂着。


“嘿~到了!”胡筠轻轻拍了下紧紧环住自己腰间的那双手。


“嗯?!”刘邺这才回过神来,整个人坐直身子。


“第一次坐摩托车爽不?”胡筠已经下了车,饶有兴致的问道仍坐在后座的刘邺。


刘邺有点懵,晃晃脑袋。


“太爽了!”青年第一次爆发出这个年纪应有的活力。


“等你高考完教你开摩托!”胡筠挑眉。


“那,说定了。”刘邺星星眼。


“嗯。”胡筠左臂弯曲张开手掌。


刘邺意会,同样伸出左手与他手掌交握。


两人有说有笑的吃了几大碗陈记卤煮,在胡筠再三坚持下把刘邺送回家看着他上楼才转身离开。



5、后来


暑假结束后,刘邺迎来了紧张繁忙的高三生活。


每天放学买面包依旧是刘邺的必修课,只是时间越拖越晚。


白面包的营业时间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


高三上学期,刘邺还勉强能赶上胡筠关门前买到他的面包,到了下半学期,刘邺每晚加课到九点,等骑车到家已经九点半了,习惯性的朝那间格子屋望去,微微闪烁的昏黄灯光驱使着刘邺来到门前。


吱扭——


门开了。


“放学了?”胡筠手中拿着一个纸袋,与刘邺说话的同时将纸袋放进他的车筐里。


“?”刘邺哑然。


“......今天客人多,所以晚点儿关门。”胡筠淡定。


刘邺点点头,看看车筐里的面包,心里暖烘烘的。


“赶快回家吧。”胡筠催促道。


“三个月以后,记得教我骑摩托。”走出两步远的刘邺停下来,慢慢转身对胡筠说道。


“嗯,知道了。”胡筠冲他摆摆手示意他赶快走。


从那一天开始,胡筠的闭店时间一延再延。


具体什么时候闭店,那要看刘邺几点过来。


终于,在高考前一个月,刘邺拿着他的面包准备离开时忍不住说。


“胡,胡大哥...以后早点关门吧。”刘邺看着他越发深陷的眼窝和乌青的黑眼圈不禁心疼道。


“嗨,我开门就是做生意的嘛,难道有钱不赚吗?你小子少替我操心,你看看你,最近熬夜读书脸上那点儿肉都没了,真是没良心...白吃了我那么多面包了?!”胡筠轻松的调侃道。


刘邺抿嘴笑。


“这次给了拿了几个猪肉角,不过面包可不能当饭吃。”胡筠再三嘱咐。


“嗯,知道了。我走了,你骑摩托回家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刘邺叮咛。


“好。”胡筠笑着点头。


高考前一天,刘邺准时六点来到白面包门前。依旧是大排长龙。


胡筠从玻璃窗内探出个脑袋,冲队伍中间的刘邺招招手。现在白面包除了胡筠还有一个小师傅帮忙照应,胡筠将刘邺拉到一旁,将早先准备好的纸袋递给他。


“加油。”胡筠轻轻拍了拍刘邺的肩膀,目光和煦的看着他。


刘邺握紧纸袋用力点点头。


回到家,刘邺打开纸袋,发现除了有他最喜欢的黑芝麻餐包和肉松小贝以外还有一张卡片。


刘邺,

加油。


落款签了个潦草的胡筠二字。


六个字的卡片刘邺握在手里傻乐的看了一个钟头。



6、面包和爱情


高考结束后的那天傍晚六点,刘邺又准时的出现在胡筠面前。


“这次,吃个多少钱的?”胡筠笑呵呵的问道。


“这次要两个五块钱的。”刘邺把两张五元递给胡筠。


胡筠有些纳闷儿,还是给他用两个袋子装了两个黑芝麻餐包。


“刘邺~”纸袋刚递到刘邺手里,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同学就从身后拍了刘邺一下。


“童菲。”刘邺自然的将其中一个面包递给这个叫童菲的青春美少女。


“谢谢,咱们快走吧,李岩他们在东门等咱们呢。”童菲拉着刘邺的胳膊,一边吃着面包一边跟他有说有笑。


刘邺甚至没多看胡筠一眼,和童菲并肩离开。


当晚,胡筠跟哥们儿在大排档喝了个烂醉。


“胡筠儿,你咋了?”


“没听说你丫最近有情况啊...失恋了?”


“臭小子...拿着我的面包泡妞儿!说好的让我教你骑摩托呢?操!”胡筠自言自语的发泄,说着又闷了一大口啤酒。


“小子?嗯?原来是个毛头小子惹着我们胡大筠儿啦!哈哈哈...”


“你到底是吃那小子的醋还是吃人家姑娘的醋啊?难不成是那小子泡了你喜欢的妞儿?”


“滚滚滚...甭他妈废话...”胡筠气急败坏。


“哎呦,风流倜傥的面包师傅胡筠儿竟为一个黄毛小子买醉,啧啧啧。”


“放屁,谁他妈为他买醉了?!我他妈才不在乎丫跟谁在一起呢...毛都没长齐呢,不就仗着自己长得好看点儿么。。。”胡筠想起那双水光淋淋的大眼睛和弯翘的长睫毛心里就不由得抽了一下。


那晚过后,胡筠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有意无意的开始回避与刘邺的直接接触。


高考后的暑假是五彩斑斓的,刘邺跟同学们一起去了趟云南,作为他们的毕业旅行。


一周时间没见,刘邺兴致冲冲的带着他从西双版纳给胡筠买的各种零嘴儿跑到他面前。


“哥。”时间久了,越来越熟之后刘邺直接叫胡筠——哥,连姓氏和名字都一并省去了。


“吃什么?”胡筠不冷不热。


“......送你的。”刘邺把一大袋子吃的递给胡筠。


一瞬间,胡筠觉得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如此矫情了?


“玩儿爽了?”可心里还是有点酸不醋溜的胡筠仍然端着个架子。


“嗯,特别爽~”刘邺眼中带光。


“一边旅行一边谈恋爱是挺爽的。”胡筠一时冲动就把明显带着醋味儿的话说了出来。


“......啊。我...”刘邺没继续说下去。


你丫倒是解!释!啊!


胡筠压下心中的怒火,表面看似波澜不惊内心早已翻江倒海的他最后挤出一个生硬的微笑。


大一开学前的很长时间里,虽然刘邺每天仍然过来买面包,但他和胡筠几乎再没什么过多的交流,他每天都买两个,胡筠让小师傅给他打包装袋,还要他说清楚要哪款。


不就是有个好看的女同学跟你一起吃面包么,你一个我一个的有意思吗???


胡筠讨厌这个情绪大起大落的自己,讨厌这个被刘邺的一举一动牵着鼻子走的自己。


刘邺则每天拿着两个面包默默地离开,一个吃进自己肚子里,一个则放在冰箱里,等第二天早上当早饭吃。



7、告白


刘邺大一开学前一天,他再次站在胡筠面前。


“吃什么?”仍然语气淡然的胡筠。


“两个五块钱的。”刘邺固执的按照他们之间的习惯点单。


“五块钱的多了去了,你要哪个?”胡筠故意跟他较劲似的。


“你第一次给我拿的那个。”刘邺也不肯罢休。


“那可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我早忘了。”胡筠冷哼道。


“你忘了?真的?”刘邺眨着眼睛。


“我要关门了。”胡筠转身收拾架子。


“以前,你都是等我来了才关门,不管多晚。以前,你怕我等太久,提前给我打包好不同价格你精选出来的面包。以前,你答应我要教我骑摩托的!”刘邺爆发道。


“哟,你还记得呢?可是你不是已经恋爱了吗,现在又过来吵吵什么!”胡筠说完这话的下一秒就后悔了,他身为一个七尺男儿,还比眼前这小屁孩儿年长了十岁,怎么就变得如此幼稚和冲动了呢?


“我,我什么,什么时候谈恋爱了?”刘邺委屈的红了眼眶。


胡筠从屋里走出来。


“也不知道是谁从高考完开始就每天买两个面包,第一次还当着我的面儿跟人家你一个我一个吃的津津有味...连跟我说声再见的工夫都没有。”胡筠想起那次他眼瞅着这小子跟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并肩离开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是我同学,我们俩没什么。之后的面包,我,我也不是买给她的...我不喜欢她。”刘邺声嘶力竭的解释道。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你喜不喜欢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不在乎!”胡筠话赶话的就脱口而出了。


“......因为,我买两个面包,有一个是想给你吃的,只是,你每次看都不看我...我...”刘邺攥着拳头浑身颤抖。


“......”胡筠愣住。


“我走了。”刘邺泄了气。


“走哪儿去!”一把将转身转了一半的人捞了回来,拉进自己怀里“对,对不起...”将人紧紧地锁在自己怀里,用力吮吸着他的肩窝。


“你,因为童菲才突然对我那么冷淡的?”刘邺双手轻轻地搂住胡筠的后背。


“...我,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胡筠紧紧地抱着刘邺。


“我开始,怕你知道我对你...会讨厌我,所以我不敢...我的几个好朋友都知道我喜欢上一个人又不敢表白,因为我不确定对方的心意,他们就说你可以做个试验...看看对方的反应。”刘邺解释道“所以,那天你看到童菲和我一起吃面包...是我故意的。”


“你...”胡筠将人松开,双手握住他的肩膀怔怔地看着他。


“其实,你态度的改变我还窃喜了一阵,可是后来...你什么都没跟我说...我以为...”刘邺渐渐垂下脑袋。


“你说你是不是黑芝麻馅儿吃多了,脑袋都成浆糊了!”胡筠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胡,胡...胡大哥,你也喜欢我,是吧。”几乎是肯定语气的问句。


“......不喜欢,你信吗?”胡筠一把将人揉进怀里“以后,再也不许找人试我了!”


“嗯。”刘邺乖乖的答应道。


8、后记


十年后。


某天。


“双彩虹!跟十年前一样!”刘邺依偎在胡筠怀里指着远处的天空兴奋道。


“那年,你许了什么愿望?”从身后搂着刘邺的胡筠侧头问道。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刘邺微微转过头吻在胡筠的唇上。


双彩虹笼罩的世界里,是粉红色的。


不对,是蓝色的。


爱,仍在继续。








评论(3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