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军烨】【菌叶】自从遇见你(chapter 1)

空了一个月,总算稍微有点想写的欲望。

傻白甜逗逼是我给自己的文风定位,恩,写这种比较欢脱。

3q to my cp @不就是只喵吗 脑洞总是棒棒哒 主要是合辙23333333333

下面正文开始,顺便请被蒸煮炸上天的各位边缘亲们坐好。(就是这么傲娇)


1、这样会被管的我跟你说。


刘邺自毕业以来就被分配到朝阳区第二管区派出所,成为一枚人民警/察。


作为一枚片儿警,上至家庭纠纷下至寻猫找狗,均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人民警/察为人民嘛。


从警大半年,自己负责的片儿区也基本捋顺了,无论是洋房里的富豪还是小区里的大爷大妈,都对小刘警官印象不赖。


“小刘长得可真俊。”

“小刘这孩子热心肠...”

“小刘这孩子不错,上次我老伴儿痛风发作,还是他第一时间赶过来给我们送医院去的呢。”

“我觉得小刘跟我家小棠挺般配...”

“李大姐,您就别惦记了,人家小刘那条件怎么也得找个,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啊,对...白,富,美。”


人长得好看就会成为热门话题,这个看脸的世界...


日子无惊无险的过着,直到有一天,刘邺在处理完街口一起因煎饼薄脆口感引发的消费者投诉事件后,带着一身的葱花甜面酱的味儿来到河边,再也按耐不住心中堆积已久的烦闷情绪,嗷一嗓子喊了起来,身边的二哈特够意思,一直陪着嗷嗷叫,一人一狗直到大脑缺氧以致眼前发黑才停了下来。


“O so la mio~~”


充满磁性的男低音震颤着耳膜股股袭来,刘邺随声望去。


“你,不许在这儿唱歌!”本来就气儿不顺,还不逮着个倒霉蛋发泄一下?


“为什么?”那人淡然的回了一句。


"因为...扰民!"刘邺昂着下巴。


那人左瞧瞧伴着喧嚣歌曲蹦蹦跳跳的广场舞大妈,右瞅瞅腰间挂着外放半导体的遛鸟儿大爷,再上下打量一下这位眼睛不小,睫毛不短,模样不赖,却刚刚跟身边的二哈一起吼了半天的小警官,不紧不慢的哼笑了一声。


没反驳,转身走了。


第二天,刘邺接到了从警以来的第一单投诉:大写双标,不公正执法...


我擦的勒!


你丫牛逼啊!


这人,我看得管管。



2、入侵


查阅了这个月系统刚更新的居民信息资料,刘邺掌握了投诉自己那人的基本情况。


姓名:胡筠。

年龄:35

职业:话剧演员

基本资料:未婚,独居,2012年9月搬进火华边缘高档住宅区。


“怪不得之前没见过,原来是半个月前才搬来的...初来乍到也不知道收敛点儿,哼...”刘邺一通嘟囔。


关掉胡筠的资料文档,刘邺坐在椅子上琢磨着如何好好管管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刁民。


“林警官,不好了,呜呜呜...”走进派出所大门的是绿宇小区的许阿姨。


“许阿姨,怎么了,您别急,慢慢说。”林警官是刘邺的师父,年近四十,为人和善。


“我家大白又钻进旁边那高档小区里了...我看见它卡在一户人家的护栏上下不来了...”许阿姨哭哭啼啼的说。


“许阿姨,您别着急,我们这就过去看看。”林警官一边安抚着孤苦无依只有一只白猫相伴的许阿姨一边朝刘邺使眼色。


刘邺点头意会,拿起扣在桌上的警帽往大脑袋上一搁,迅速起身跟上林警官的步伐。


跟保安沟通后他们顺利进入火华边缘高档住宅区。


住宅区里仅有五栋高层公寓,住在这里的一般都是公务员或者公司金领。毕竟一套房买下来要几百万,租金的话一个月没有个万八千的是下不来的。


“在那儿!”刘邺一眼便看到挂在3号楼8层的白猫正喵喵喵的叫个不停。


“你先上去看看那家住户在不在。”林警官对刘邺说道。


刘邺点点头立即大步朝单元门走去。


正盯着门禁犹豫是按801还是802的时候,单元门从里面被人推开了。


“哟,巧啊。”环绕立体声的低音炮喷涌而来。


“...是你啊。胡...胡先生。”刘邺在顿了0.1s后还是没有直呼其名。


“呵!看来投诉还是有用的,连我的姓儿都记住了...今天怎么有空过来?难不成是监督我有没有在自己家里扰民?”胡筠带着浓浓的调侃意味。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话剧演员!


刘邺心里腹诽,表面上还要不露声色,毕竟要对得起这身制服。


“对不起,我有正经事儿要办,麻烦您让让。”刘邺耐着性子。


“你这是要去几楼啊?”胡筠双手挡住门两边。


“八楼。”刘邺冷漠脸。


“我就住八楼。”胡筠放下挡住的手“啥事儿?”


“你出来。”刘邺拉着胡筠的胳膊就往外走。


诶?这动手动脚的几个意思???


胡筠心里不满却也未拒绝对方的拉扯。


站在适当的位置,刘邺指给他看。


“那只猫...”


“卧槽...”京骂上线的胡筠用左手遮阳望向刘邺手指着的地方。


“上楼给开个门儿吧...好把许阿姨家的猫给弄下来。”刘邺言简意赅。


“成。”胡筠也干脆。



3、合作


刘邺向林警官和许阿姨大致说明了情况后便跟着胡筠上了楼。胡筠拿钥匙开门,刘邺直接冲进去来到主卧的阳台护栏处。


“这小家伙怎么上来的?”跟过来的胡筠一阵疑惑。


刘邺伸手去够卡在护栏里的白猫。


“大白,别怕昂。”刘邺胳膊虽然长但距离大白卡住的位置还差那么一点儿。


“让我试试。”胡筠撸起袖子,将胳膊伸出窗外去够大白。


“你家里有没有夹子什么的?”刘邺问道。


“夹子没有,捞鱼用的网兜倒是有一个。”胡筠忙走到另外一间书房去搜罗网兜。


刘邺扔不遗余力的够着大白。


“我从底下把它兜起来,然后往里拽,你够着它脖子时把他揪起来。”胡筠冷静的说道。


“好。”刘邺点头表示同意。


按照计划,胡筠拿着把手将网兜那边伸向大白悬空在外的下半身,整只猫被栏杆卡在前腿下方的身体处,下半身则悬挂在空中。白猫的眼神里尽是恐惧与无助,看到两位壮年想尽办法救它则双目含泪的凝望二人。


“套住了。”胡筠兜住了白猫的下半身,然后开始往里挪动着。


刘邺使劲伸着胳膊去够白猫。


“还差一点...”刘邺脸都憋红了。


白猫一点点被挪过来,刘邺看准时机一把㩝住白猫的脖颈,将它拽了出来。


“呼...”“呼...”


二人异口同声的吁了口气。


“大白,看你以后还调皮不?!”刘邺像教训小孩儿一般拍了下大白的屁股。


喵呜~~


大白在刘邺怀里蹭了蹭,表示臣妾再也不敢了。


“喵呜~~”大白抬起脑袋冲胡筠卖萌。


“不用谢我~举手之劳。”胡筠伸出右手食指挠了挠大白的脑瓜顶。


大白直接扑进了胡筠的怀里,左蹭蹭右挠挠。


“这猫跟你挺搭。”刘邺逮住机会调侃一句。


“你说颜色?”胡筠秒get到刘邺的点。


“噗...哈哈哈...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刘邺反被对方的自嘲逗笑。


“大白~”此时许阿姨和林警官也上来了。


“您的猫。”胡筠立即将大白递到许阿姨手里。


“哎呦,谢谢你了,小伙子...麻烦了...”许阿姨无尽感激。


“谢谢您的配合。”林警官友好的跟胡筠握了握手。


“应该的。”胡筠大方的回应。


“你这护栏建的也忒长了...”刘邺嫌弃的说道。


“呵呵...小警官,您连我家护栏长短都要管?”胡筠饶有兴致的挑了下嘴角。


“......当然要管,这片儿是我的地盘,你住在这片儿,就是我的...不对,就归我管。”刘邺一本正经。


“噢...这样啊...那好吧...那你是想出钱给我家护栏改装一下么?其实我家护栏安的挺科学的,要不你以为那只白猫能卡住么,尺寸刚刚好,否则就嗖的一下掉下去了。”胡筠认真脸。


“大白没掉下去是因为它够圆好吗?”刘邺翻了个白眼。


“小警官,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谁敢说要管我呢。”胡筠倚在大立柜上勾着嘴角笑道。


“......”果然不是什么正经话剧演员。刘邺想。

评论(1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