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只此一生

我cp写的文都超可爱的

不就是只喵吗:

军烨 AU K+

7、
小家伙卷包跑路就罢了还会装鬼吓人,这让胡先生恼羞成怒,早饭也如鲠在喉,推了碗筷揣着罗盘、借了把开山砍刀等等家伙什儿进了山,从手指缝里逃跑的小鬼不是没有,怪就怪自己对那只小家伙没一点戒心,这算怎么回事?栽了这么大跟头,还在朋友面前丢了脸面,传出去,在圈儿里还怎么混?

胡先生内心碎碎念了一路,刚往山下没走多久,突然发现光线怎么越来越暗了呢?今天阴天,林间暗点也正常,难不成要下雨了,抬头一看,顿时大呼不好!

刚刚进山时还灰蓝的天儿已经被紫黑色的瘴气渐渐掩盖,这种瘴气,真没亲眼见过,只在师父的传说故事里详述过,据说,瘴气掩盖之下是妖王首领的爪牙,所到之处生灵涂炭。

胡先生只有逃命一个念头,瘴气却团团将他绕住,一只尖牙利爪的大蜘蛛朝他杀过来,他挥起砍刀朝蜘蛛砍去,只听铮铮叮叮响了几声,蜘蛛不但精丝毫未伤,还勃然大怒着从腹部喷出一团白花花的丝裹住了胡先生的手脚,又挥起长腿将他按住,亮出螯牙就要朝他的脖子咬去。

“死去啊啊啊。。。”突然一把砍刀 砍进了蜘蛛嘴里,那怪物螯牙歪向一边,痛嚎一声带着砍刀窜上树梢跑了。

“小混蛋,还算有点良心。。。”胡先生挣扎着坐起来,一看是小家伙救了他,甚是欣慰。

“怎么办啊?他肯定回去告状了嘤嘤。。。。”小家伙抹着眼泪说。

“别怕,快把我放了。。。我带你回去 啊!”胡筠见人吓傻的样子就赶紧放缓语气哄他。

小家伙回过神儿来,三下五除二扯掉覆在胡先生身上的蛛丝,揪着胡先生的袖子就不撒手了,胡先生纳闷了,同是这山里的妖怪,怎么这只胆儿这么小呢?

“小小无名鬼,敢伤我的人,给我拿下!”瘴气里回荡着一个声音,狰狞而暴躁,吓得小家伙跳到胡先生身上,哆嗦着直冒冷汗,胡先生除了搂着他,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好。

“什么东西?”胡先生手腕上的银铃叮叮铃铃地颤抖着,他知道周围有不少东西,悄悄地摸出个镇妖符藏在手心,伺机而动。

突然,一团浓黑的烟气迎面而来,胡先生抬手放出镇妖符,一道闪光打进黑烟里,烟雾霎时散去,紧接着一个人形的紫黑瘴气汹涌而来,太突然,胡先生束手无策只有躲的份儿,他抱紧小家伙倒进灌木丛里,人形瘴气张牙舞爪,飞速腾空后俯冲下来。

“快跑!”胡先生掰开小家伙的手,用力将人推开,小家伙翻滚过去,瘴气直冲向胡先生,按着他的天灵盖,黑洞洞的眼眶看进他的眼睛。

小家伙连滚带爬地跑了没多远,一回头看见胡先生的身体僵直,目光呆滞地看着黑烟腾腾的人形,他知道,胡先生马上就要被吸食灵魂,有点难过,可是,还是逃命重要,于是,掉头接着跑。

“有意思,你的灵魂里竟然有另一个人的灵魂!”人形的瘴气突然狞笑着说。

小家伙回头一看,胡先生的灵魂缓缓地从他身体里飘了出来,化作一团耀眼的橙色灵火,迷蒙着一层淡蓝色的灵焰,突然温暖而熟悉的感觉直至心口,泪水爬了满脸,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悲伤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胡先生的灵魂,紫黑色的瘴气翻滚聚成一只手攫住那团灵火,小家伙顿时疼痛遍布全身,跌跌撞撞地扑过去。

“还给我。。。。”小家伙扑了个空,瘴气黑洞洞的眼睛盯着他良久。

“原来如此。。。。”瘴气狞笑着说。缓缓朝他伸手然后收紧手指,小家伙立即痛得佝偻着身子,渐渐地,他的身体变得轻盈、炫目的蓝光若隐若现。。。。

“咔嚓——”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劈中人形的黑烟,一声嚎叫震彻山林,紫黑色的瘴气倏地向北山褪去。

槐树爷爷接住橙色灵火,默念几句归来,摊开手掌,灵火悠悠飘起回到胡先生的身体里。

“你们两个赶紧过来搭把手。”槐树爷爷抱住小家伙说。
 

他在雪原上等了一夜,师父叮嘱他接应的人还是没到。担心和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又被自己的信念狠狠扼杀掉。那是镇守北方的将军,是守护天子遗失土地的英雄,是他景仰的师哥,怎会有事?

天色泛白时,荒原尽头终于有队人马行将过来,他大喜过望,打马迎上去,将接近时,他看清了为首的将军,铁马戎装,虽盔甲血迹斑斑,浑身上下却透彻着威慑人心的英气,这定是他要等的人了,他急忙上前行礼自报家门。

“什么名字来着?”

“刘晔!”

 
两人同时睁开眼睛,胡先生翻身起来,胸口的疼痛让他弓起身子,低头和一双眼睛不期而遇。

“烨子?”

“嗯。。。”小家伙应了一声,微微翘起嘴角又闭上眼睛。

“怎么了,啊?”胡先生抱起小家伙,发觉分量轻了不少。

“我想吸你的阳气。。。”胡先生耳朵贴在小家伙的嘴唇上,听到一句微弱的要求。

“好好好!你说怎么做?”胡先生焦急地问。

小家伙嘟着嘴凑过来,胡先生立即领会,嘴唇贴上去含住小家伙的,冰凉柔软的口感让他脑子全乱了,他想起了儿时吃的冰镇松糖,甜蜜冰凉,又有天然的松木清香。小家伙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他会意地凝神屏气,暖意缓缓自他的身体传达至小家伙,心口的痛慢慢消失,他浑身轻松起来,闭上眼睛任由小家伙不紧不慢地索取着他的暖,突然,小家伙变得贪婪起来,舌头探了进去,四下探索着、搅动着,情况变得不对头,那股暖意变得不那么温馨,燥热由内而生,他的舌头猛然缠住小家伙的,嘴唇狂躁地吸住了小家伙的。。。

“你是不是想吃了我啊?”小家伙有气无力地推了推胡先生说。

“怎么会?你好点儿了吗?”胡先生有点尴尬。

“困,我要睡着了,你可千万别吃我啊。。。”小家伙半眯着眼睛,黏黏糊糊地说。

“睡吧,保证你醒来还是囫囵的!”

“也。。不许走!我现在还离不开你!”

“好!不走!”

胡先生有点头重脚轻,脑子昏昏沉沉,他不知道是因为被吸了阳气导致,还是刚刚那个长吻所致,姑且叫做吻吧!被小家伙拦腰抱紧,让他感到无比踏实,就像经历千山万水终于抵达归宿。
TBC

评论

热度(31)

  1. 污苏里黑黑黑不就是只喵吗 转载了此文字
    我cp写的文都超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