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军烨】【菌叶】小助理养成记(四)

尽量十章内完结吧,写长了又要崩而且容易弃坑。

基本剧情已经想好了,甜甜的日常而已。


——正文——


09


刘邺复工已经是两周后的事儿了,那天在胡宅受到的各种语言、肢体及精神上的‘摧残’让本来心直口快真性情的刘邺变得郁郁寡欢,说不上来是怎么了,刘邺就是觉得心里直突突,看到胡筠在办公区内指导布置工作时不敢正视他的双眼,他的低音炮经过自己耳膜的过滤也仿佛蒙上了一层迷人的旋律,听的自己心神荡漾......胡筠在他自己办公室时,刘邺时不时的就想往他办公室里瞄两眼,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每天早上八点的服饰搭配,八点四十的咖啡,中午十二点半的丰盛私房菜,下午三点半的七喜干脆面,下班后的各种应酬还是一样儿不少的给自家boss准备的妥妥帖帖,但自己心里总是慌了吧唧的。


这天。


“胡总,您的咖啡。”刘邺一如既往的将焦糖半奶黑咖啡放在胡筠办公桌上。


“你来了有俩月了吧?”刘邺复工以来,除了工作上必要的交流,胡筠再没像从前那样跟刘邺多说半句或逗闷或闲聊的话,今天却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昂。”刘邺无精打采的点点头。


“你这‘工伤’后遗症够严重的啊~”胡筠看他一副蔫头耷脑的模样不禁嬉皮笑脸的调侃道。


!!!!!!


刘邺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


“......这还不是托您的‘福’,我才有机会体验一把‘工伤’的滋味儿。”刘邺梗着脖子傲娇道。


“体验的如何?”胡筠故意气他。


“俩字儿:酸,爽。”刘邺冷漠脸。


“看来你心里还是不太痛快啊,还有小情绪呢?明显‘工伤未愈’啊~”胡筠看到刘邺一脸生无可恋就忍不住想继续逗他。


“......我是您的助理,哪儿敢有什么小!情!绪!”刘邺哼道。


“啧,你瞅瞅你这蔫不醋溜儿的熊样儿!有什么不高兴的就说出来,都是老爷们儿,别像个大姑娘似的忸怩行不。”胡筠故意将他一句。


“谁忸怩了?我才没有。”刘邺嘴硬道。


“刘邺,到底有啥不痛快的你直说,俩礼拜的假休了,工资也给你涨了,你还想咋地?”胡筠一副混不吝的样子。


“您就当我小心眼儿行了吧!”刘邺对眼前这个‘厚颜无耻’的boss彻底无语了。


“不行。”胡筠乘胜追击“什么叫‘当’?合着我这儿好言好语的跟你交心,最后还落了个无良老板欺压员工的结论是吧?”胡筠继续激他。


“胡总,您这么说就没劲了,那天......那天......您突然那样我,我,我说什么了么?还不是把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咽,您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大老板,怎么可以这么捉弄我这种尽忠职守勤勤恳恳的员工!?”刘邺句句铿锵。


“呵!你的意思就是我仗着老板的身份欺压你这个兢兢业业的有志青年了呗。你跟我倒真是什么都敢说。”胡筠哼笑道。


“不是你说要交心吗,这就是我的真心话。本来我以为你心胸开阔,不计较之前我一时冲动对你的吐槽,现在看来,你果然还是想戏弄我才录用我的,我的确很需要钱,但如果你想用钱无底线的羞辱我,我绝对......”刘邺气的直喘粗气。


“我用钱羞辱你?那天我对你做什么了?翻个身压了你一下,我连动都没动,你小兄弟自己站了起来,反倒怪上我了?有句老话儿怎么说的来着,昂,对......有老鹰不抓你抓起小鸡来了?!”胡筠见他哼哧带喘的就忍不住想继续逗他。


“......好,是我没管好自己的小兄弟,是我冤枉您了,那我是不是还要跟您说声对不起?”刘邺有理说不清,有气儿没地儿撒,有火无处发的现况令他抓狂。


“你不说我心胸开阔么,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胡筠倒是会找台阶下。


“你还......”要不要脸了?后面这五个字加标点符号刘邺差点就冲口而出了,可仔细回想一下‘案发’当天,胡筠大不了就是临时起意想戏弄一下自己,所以故意夸张的喊疼把自己骗过去后压在身下,可之后......确实是自己起了生理反应。人家也没再有其他动作......


不对!!!为啥我被他给带跑偏了???明明就是他故意使坏压住我,起反应这种事......纯属意外!!!


刘邺刚要反击。


“其实那天,我,也,硬,了。”胡筠说的如此自然流畅,脸不红心不跳的,就像在说‘我也饿了’‘我也困了’一样。


这下,刘邺的脸蛋儿瞬间烧成了大虾米色。


“......你,到底想干嘛?”刘邺攥着拳头面瘫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自从第一次跟你‘偶遇’后,就觉得你特有意思。给你买杯奶茶就当我是好人,看到那些花边儿新闻就断定你老板不仅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作......像你这么傻白甜的人我特别想看看你是如何为你眼中两个不同的‘我’操心衣食住行的......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你入职后以龙卷风的速度打乱了我的节奏,我以前是个非常节制的人,严格管理自己的情绪和饮食,但这在你出现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更可怕的是你才仅仅来了两个月,就轻而易举的改变了我这么多年的习惯,像碳酸饮料焦糖红烧肉这些我以前是基本不吃的......如果你是我会不会感到不安和彷徨?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有魔力......外面那些人,连跟我说句话都哆嗦,你却可以在我面前有话直说有脾气直接发......而我对你这些行为不仅没有一丝不满,还想放纵你继续下去......你让我过度兴奋,在意,关注......这让我嗅到了危险的信号,我,最讨厌被牵制,任何人任何事都习惯了由我掌握主动权,而你让我有了危机意识,那天在床上,我压着你的时候跟你说‘这样下去我们会很危险’,那句话并不只是字面意思,那天我克制住了,没有对你怎样,但以后我可不敢保证......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这里我没有信心能掌握绝对的主控权,感觉再任其发展下去,我会被你彻底迷惑......种种迹象和事实表明我要是再不中断咱俩之间的联系,我可能会陷进去......我讨厌做更爱的那个。”胡筠抑扬顿挫坦白直率的说着心中所想。


“胡总,这剧情发展的是不是有点快?而且你,好好做你玩世不恭风流倜傥的大总裁不好吗?干嘛非要跳戏演什么坦诚侠士?我,我以前也是官方认证的‘外冷内热大暖攻’好吗!!!别以为你坦诚相见就能换来我的感动不已......你继续做你的采花大盗腹黑大总gon.....不对,是大总裁就行了!这些话你还是留着骗那些傻白甜弱受吧!”不得不承认,胡筠的话触动到了刘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他也着实被感动到了,但胡筠那在他看来根本就是狂妄自私的爱情观压倒性的抵消了那丁点儿感动——‘不想做更爱的那个’呵呵。所以才会略显语无伦次的回应了以上那些话。


胡筠定定的看着刘邺。


“傻。”一个简简单单的字经胡筠的口润色就变得无比宠溺和温柔了。


刘邺感觉浑身上下被来自胡筠的高电流强电压狠狠地虐了一把。


呆呆的愣在那里回不上话来。


“行了,话既然都已经说开了,你现在知道我不是为了戏弄你才聘请你的总该安心了吧,而且你的工作表现我很满意,不过事到如今,我想你也不愿意继续做我的助理了,对吗......”胡筠一副遗憾的表情。


“我愿意。”刘邺出其不意的说道。


???


这次轮到胡筠懵逼脸了。


“我说,我愿意。”刘邺淡定的重复了一次。


“可是,我不愿意。”胡筠微微一笑。


“那你要辞退我吗?”刘邺淡淡的问道。


“不会,我会安排你去其他项目总监那里,工资会再涨30%作为你的精神损失费?或者补偿金?这两个月来,你尽到了作为生活助理的责任,且做的更好更多,加上上次在我家,的确是我主动撩你来着。”胡筠一本正经。


“如果我更喜欢你,你还会推开我吗?”刘烨突然直视胡筠道。


“会。心里没底的那个是我。如果我有把握自己会是被爱更多的那个,我那天早就提枪上阵了!我的世界可以很复杂也可以很简单,视乎于对方是哪种人,跟你,简单明了最好不过了,对吧?!”胡筠的眼神不自知的带上了暖色。


“嗯,谢谢你的简单明了。”刘邺低下头。



10


那天过后,刘邺就搬到八层办公了。JUN HEART办公区域分布在整栋写字楼的八层和十层。九层是HK律师事务所。


一个月的时间,刘邺已经捋顺了自己现在的日常工作,也完全跟上了市场总监的节奏。


刘邺主要的工作内容就是协助市场部总监制定实体店和电商平台的市场活动文案,监督并指导店内和线上的执行情况。


八层的工作强度要远大于十层,但胜在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并且十分充实,不用再做些‘保姆’的工作,也不用成天提防上司的日常‘调戏’,更不用每天早出晚归的伺候衣食住行,这让刘邺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只是空下来的时候偶尔会惦记楼上那位爷是否按时吃饭,衣服搭配的是否得体,早上那杯要求甚多的咖啡喝的顺不顺口,下午茶是不是又恢复了淡而无味的全麦面包和柠檬茶,晚上应酬会不会喝多,喝多了有没有人照顾......之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哎,想那些干嘛???跟你有毛关系???

你下来都一个月了,他哪怕有一次来看看你么???

靠,人家为啥要来看你???刘邺,你给我清醒点儿!!!


刘邺晃晃脑袋,把那些声音驱逐出境。


深吸口气。


“胡总。”“胡总。”“胡总。”


......


随着一声声此起彼伏的称呼声,刘邺反应过来时立即抬起头,只见胡筠已经站在了他面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刘邺身上。


“吃饭时间到了,跟我走吧。”胡筠稳重的说道。


偷偷围观的吃瓜群众们三三两两的交换眼神互使眼色。


“......”刘邺茫然的仰视着胡筠。


“走吧,去你喜欢的那家私房菜,我已经一个月没吃过红烧肉和小鸡炖蘑菇了。”胡筠凑到刘邺耳边轻声道。


“......现在去也吃不上啊,那家要提前订。”刘邺软萌的说道。


“那就吃点别的也行。”胡筠笑笑。


这么多同事看着,刘邺也不好下胡筠面子,乖乖的站起来跟在他身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诶,我就说小邺酱跟咱们胡总关系可不一般吧~”——小怀


“胡总向来不吃窝边草,要是吃的话,邢斌早就上位了好吗!”——玲玲


“斌斌酱多帅啊~~~简直了,不过站在咱们胡总面前还是一副清冷美人受的模样嘻嘻。”——喵喵


“喵喵,你能不能不要脑补过度啊~”——小怀


“小怀,咱俩半斤八两吧~你不是也成天脑补霸道总裁和呆萌小助理么。”——喵喵


“我就觉得小邺酱比斌斌酱有戏。”——小怀


“要不咱来赌一把......猜猜看谁能成功上位成为总裁夫人?”——小白


“小白,你是不是sa,以为胡总的世界里只有两个小助理吗?你忘了那位跟咱们胡总绯闻传的堪比肠肠大大的耽美文的白岩了吗!”——小果


“那货纯属倒贴好么,我觉得wuli胡总不喜欢白岩那款。”——小白


“不是说咱胡总最近正跟模特阿丁打的火热么。”——树树


“我感觉那都是走肾不走心的炮灰吧,最终wuli胡总还是会和wuli小助理终成圈属滴~”——小怀


“我觉得小邺酱人很好,很单纯很善良的乖宝宝~平时让他帮忙什么的都可爽快了,而且人很实在。”——小白


“你们果然都站筠邺吗?可我还是想站筠斌啊~~~”——喵喵


“我要勾搭一下肠肠大大,把胡总的故事告诉她,让她给我筠邺写个同人文啥的哈哈哈”——小怀


......


吃瓜群众们的热烈讨论根本停不下来。


刘邺和胡筠来了那家私房菜馆,居家设计的门脸儿一间房一台桌子,一共五间房,胡筠带着刘邺走进了最大的一间,桌上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的家常菜,饭香四溢。


“你提前订了位置?”刘邺有些意外,眼睛睁得圆圆的。


“嗯。”胡筠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两个人对坐在四方桌前,胡筠拿起筷子给刘邺夹了一块儿冒着热气的红烧排骨。


“带脆骨的,你喜欢。”胡筠淡淡的说道。


“你这是干嘛......不说不愿意......”刘邺嘟囔一句。


“就想跟你一起吃饭,不行吗?”胡筠强势的有些不讲理。


“你是老板,哪儿有不行的道理。”刘邺满脸的怨艾。


“在楼下工作还顺利吗?”胡筠关心道。


“嗯,挺好。”刘邺答得干脆。


“你就不能假装迟疑矛盾犹豫一下么?”胡筠不知今儿是怎么了,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说好的自制力呢?情绪管理?”刘邺故意讽刺他。


“你是上天派来收我的吧?”胡筠盯着刘邺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敢当。”刘邺也注视着胡筠“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为了不提前透支未来的真爱现在既不会向对方打开心扉也绝不接受对方向自己敞开心扉对吧。”


“你还记得......”胡筠笑。


“刚好想起......但你又说不想做更爱的那个,你知不知道像你这种流氓理论是永远无法找到真爱的?!”刘邺的眼神变得深邃。


“是么?那要怎么做?”胡筠凑近刘邺的脸。


“这也要人教?活该你找不到真爱。”刘邺悻悻地别过头去,低头扒拉饭。


胡筠笑眯眯的盯着眼前这个大男孩儿,却不知本打算做足准备再来个诚意十足的告白就能顺顺利利捞进怀里的人差点被截胡!


——tbc——


就我这脑容量确实不应该写超过五章,前面的自己都有点忘了我靠。然后下集副cp必须上线了我靠,写了四章完全就是 写他俩,磨磨唧唧没完没了烦死我啦!

评论(1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