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警民鱼水一家亲

我cp的文好看的紧呢

不就是只喵吗:


军烨 AU K+

哈!这是个点心!我一直想啊,如果总攻大人卸掉所有总裁包袱,他不再无所不能甚至是个添乱的主儿,那谁该以哪种方式爱他呢?
------------------------------------------------------------------------------------------


烂尾楼,荒凉地儿,六台陆尊分两旁,车门开启,黑皮靴亮相,一位老大披着黑风衣从车上走下来,与此同时,从对方车里稀里哗啦跳下二十来号人,手抄家伙严阵以待。

“胡老大,几个意思?”对方老大一看胡老大一人下车,黑洞洞的车里头看不出个虚实,心里就不爽了,说好的一对一火拼呢?

“华子,我长话短说,老老实实在你地盘呆着,谁再来我地盘撒野,我打断他的腿!”胡老大打了个响指,车门打开,手下小弟从车里拖下来两个小黄毛儿,手脚捆在一起,全身挂彩,哭哭唧唧的那叫一个惨,胡老大扔了人就要上车。

“怎么着?整了我的人就拍屁股走人?今天有你没我,谁也别想走!”叫华子的老大一看自己的小弟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觉得面儿上挂不住,脖子一梗眼一瞪视死如归要跟胡老大分个你死我活。

“瞪什么瞪?别不知好歹给脸不要脸,几斤几两掂量清楚没?跟老子来横的,分分钟灭了你!”胡老大本无心恋战,可平生就见不得别人跟他横,于是脱掉风衣,卷起袖口,一挥手,车上哗啦啦跳下十几号人,手持家伙,两军就此对垒,一场恶战即将到来。

双方对峙二十秒,个个双眼通红,只等一声令下就扑上去恶战一场时,胡老大的小跟班不合时宜的提醒了一句:“老大,您答应刘警官不打架的事儿还记得吗?”

“滚犊子,打完再说!”胡老大说完眨眨眼睛想了想问:“他不是出差了吗?啥时候回来?啊?”

“好像就今天!”小跟班掐指一算说。

“卧槽!我还没买菜呢!”胡老大抬起手腕一看表五点半,顿时没心打了,电话也好死不死的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来电提醒:“内人!”火速收了家伙颠儿颠儿地去一边接电话。

“槽!胡老大,还打不打了?谁啊?姘头儿啊?”

“嘴放干净点!打!谁不打谁孙子!”胡老大按接听键前撂话。

电话的一头例行公事问:“最近欺负杀马特没?吃霸王餐没?坐霸王车没?收保护费没?打架斗殴了没?”

秉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原则,胡老大很正直地回答:“没啊,刘警官,我是有良民证儿的人,你说的那些都是旧社会恶霸才干的事儿,我哪儿能啊?不能够干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胡老大没来由地觉得这烂尾楼里起了阵阴风!

“那群殴了没啊?”对方语气放松甚至还笑了,胡老大一听就放松了警惕,笑嘻嘻地贫:“没啊,刘大警官,我完全照你说的,规规矩矩的等你回来,你看今天晚上是不是可以来我家吃饭啊,我这就去。。。”

“那你没事儿跑郊区干什么?”电话那头突然语气一转正色问。

“我。。。。郊区空气好!”胡老大这才发现,今天匆忙之下开了那台装了GPS的车出来了,于是一边狠狠地拧了小跟班的耳朵,一边电话里嘴硬狡辩。

对方老大卯足劲儿要打架,一见胡老大接了电话就不在状态,瞬间觉得时代已远去,对手已作古的孤独感。

“艹!有完没完?!给我上!”华子老大实在忍不了了,一挥手,小弟们哇呀呀就冲过来,胡老大扔了电话,抄起家伙就往前冲,这时,警笛长鸣,警灯闪耀!

双方刚兵对兵将对将冲撞在一起,这声儿太有杀伤力了,几十号人瞬间作鸟兽散,此情此景,胡老大除了大骂条子太他么贼了,就只能默念关二爷保佑了!

两队人马慌不择路地冲上停在一旁的几辆车,这时候也不分敌我了,磕磕碰碰地挤在一起,发动了车子,狼狈而逃。

跑到半路,胡老大醒过神儿了:“我手机呢?我手机呢?!”

“老大,好……好像你扔在案发现场了!”小弟异口同声。

“艹!我怎么会有你们这帮猪头手下,什么叫案发现场?我们干坏事儿了吗?”胡老大恼了,抄起手边的东西逮着一车的小弟稀里哗啦揍了一通,揍完还心不死:“掉头回去找我手机!”

“老大,我们回去是自投罗网……”一不怕死的小弟小声提醒,一抬头差点没被胡老大的眼神儿杀死,剩下的人大气儿都不敢出。

回到打架未遂的地点,一辆警车泊在那儿,有个眼生的警官在转悠,胡老大硬着头皮下车。

“警官,见我手机没?”胡老大开门见山,他向来不跟公家的人兜圈子。

“你谁?干什么的?来这做什么?刚才逃跑的是不是你……”

“卧槽!不是吧,警官?我在城里奸淫掳虐,你竟然不知道我谁?”胡老大一门心思找自己的手机,不想跟他东扯西拉。

“哟呵……几天不见长能耐了?”这时从车里钻出一个人来,一手里正拿着他的手机。

“过奖过奖!您回来了?我学会了几个菜,晚上炒给你尝尝,说好的嘛,表现好就去我家吃饭的!客房我收拾的可舒服了,晚上咱喝点儿,你就别回去了……”胡老大一看是朝思暮想的刘警官,心里咯噔了一下,脑子飞速转了几圈儿,发现这一个月表现良好,大事儿没出,小事儿嘛都搞定了,顿时脸上乐开了花儿嘴上就没把门儿。

刘警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偷瞄一眼一脸懵逼的同事,清清嗓门道:“严肃点儿,少跟我嬉皮笑脸的,刚才是不是打架了?”

“还没,那孙子他抢我地盘儿……”

“还没,是我来的早了点儿吧?”

“是是。。。哎?不是,您来的正是时候,要不我又犯错误了!”别看胡老大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但是一见这个年轻警官就完全变了个人,说耗子见了猫一点也不夸张,当然了,他乐意承认他是刘大警官面前的一只耗子。

“少贫!手机拿走!再让我逮着你带头打架斗殴,活动范围再减五公里!”

“放心,绝对不会!那个……晚上等你电话啊!”胡老大从刘警官手里拿起自己的手机,顺便握了对方的手,指节分明,软硬适当,真想不撒手,奈何刘警官红着脸硬生生抽走了手,还狠狠地掐了他的手背,这他有经验,刘警官掐人可疼了,那又怎样,猫抓一下也这么回事儿,对吧?

胡老大笑嘻嘻地摸索着手上红花花的掐痕,心里美滋滋的,摩挲了几下,宛如那儿扣上了金光闪闪的军功章!

“站住……把我名字改了!”

“改什么改,迟早的事儿嘛……”

“你说什么?”

“晚上来我家,你说怎么改我就怎么改,保准伺候到您满意!”胡老大坐上车,落下车窗继续贫。

刘警官脸更红了,顶好看的眼睛狠狠地瞪了他,胡老大一看这是要生气了,见好就收,油门踩到底溜之大吉,一路春风得意。

TBC

评论

热度(59)

  1. 污苏里黑黑黑不就是只喵吗 转载了此文字
    我cp的文好看的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