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军烨】【菌叶】【康诺】如果(小小短篇)上

看了岛岛的《父亲的庭院》
没敢仔细看,感觉到了无限的虐
军烨就是虐,各种虐
突然想写个康诺的小短篇
其实我一直站康霓
但是在文里我还是想写BL
不知道会写些什么
随便吧
————正文————

小诺5岁的时候遇到了当时7岁的康儿。

竹马竹马?

可以有。

小诺像块儿小甜饼,康儿像杯红茶。

当你拿着一块儿小甜饼蘸着红茶吃的时候,你可能会不禁小小感叹一下:原来这种搭配也不赖。

小诺从小就依赖他康哥。

康儿是慢热型,内心深沉,重情义,很多感情不喜表露于外,时间久了,你会发现,他对上心的人是一种成熟稳重的细水长流。

“康康哥哥~”

一声黏腻绵软的小奶音足以融化任何人的心。

康儿每次听到他的小诺这样叫他,嘴角都会自不然的微微翘起,他7岁的时候就跟小诺的爸爸说:我不喜欢太黏我的,但是诺一可以黏我,因为他还小嘛......

当时诺一他爹着实没听懂康儿的逻辑,但心里确实暖烘烘的。

“诺一,不许摸!”

“诺一,别这样......”

“诺一,过来。”

“诺一......诺一......”

“诶~康哥~”

那些带着稚嫩童音的回忆......

充斥着他们整个童年......

诺一7岁的时候上了康儿所在的小学,从此,康儿有了个小学弟,时不时的过去瞄一眼,诺一每次见着他都喜笑颜开的扑过来,跟他康哥腻乎一会儿,顺便讨块儿巧克力什么的。

康儿小升初那年诺一上四年级,小诺抿着嘴站在康儿班门口,抱着一瓶装满七彩糖豆的玻璃罐鼓着小嘴等他康哥。

“你怎么来了?”康儿一如既往地沉着稳重。

“给~”双手将糖罐儿递给他康哥。

“......我,又不喜欢...吃糖。”康儿语气平淡,嘴角却不自知的扬起了熟悉的弧度。

“康哥,你上初中了,咱们就不能经常见面了吧。”小诺的眼睛生的跟他爹一样,忽闪忽闪的仿佛自带美瞳一般。

“周末可以见面。”康儿抱着小诺给的糖罐儿。

“糖豆儿不许给别人吃。”小诺眨着眼睛,浓密的长睫毛像洋娃娃一样。

“好。”康儿淡淡的应道。

......

康儿中考那年,诺一上初一。

自然两人上的是同一所初中。

康儿带诺一去了家附近的公园,两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

“我在人大附中等你。”康儿递给小诺一盒巧克力。

小诺笑的巨甜,小酒窝萌萌哒。

“嗯嗯嗯。”小鸡啄米般点头的小诺傻乐了几声。

康儿静静地看着他,眼神温宠。

......

高中的生活忙碌且充实。

“康哥,这个log函数怎么解啊?”小诺抱着笔记本蹭到康儿身边。

借着图书馆西窗洒进来的几束阳光,康儿盯着小诺的脸看了几秒。

康儿伸出右手用拇指肚儿在小诺右脸颊上蹭了蹭。

“你看看你,总是把笔水儿蹭到脸上。”康儿可能自己都没察觉,他说这句话和做这个动作时有多温柔。

小诺像只小猫一样,右脸在康儿的掌心中蹭了蹭。

题讲了,小诺的脸也红了。

......

康儿考上北航以后,无数人发来信息恭喜他,自然也有不少校花班花校草班草向他告白。

康儿都以简单直接的三个字:

【对不起】

回绝了

有个挺自以为是的班花有些愤愤不平的抱怨:

胡皓康,到底谁才能入你的眼啊!

康儿笑笑没说话,他觉得这与任何人都无关。

小诺是最后给他发来祝福信息的,有些小心翼翼,生怕打扰了他康哥似的。

“你怎么这么晚才打来?”康儿这是头一次带了些‘埋怨’
的语气跟他的小诺说话。

“我,怕打扰你跟朋友们聚会......”小诺抿抿嘴。

“我在等你的信息和电话。”康儿坦白直接。

“康哥,你真棒。”诺一像小时候一样,只要跟他康哥说话,就自带崇拜的语气。

“嗯,还好。”康儿也习惯了小诺像个迷弟一样仰慕自己。

“你在北航等我。”小诺鼓足勇气。

“不,你又不喜欢航空专业。我在你未来的大学门口等你。”康儿坚决的说。

......

等诺一高考的时候,第一志愿还是填了巴黎一间服装设计学院,因为小诺的妈妈希望小诺可以跟她回法国。

在康儿和小诺之间有个彼此心照不宣的事儿:

他们的父亲现在生活在一起。

当然,这是在多年前分别跟他们的两位母亲心平气和协商的结果。

现在他们两人的母亲跟各自的新伴侣生活的很幸福,他们的父亲们也一起过着安稳踏实的日子。

康儿知道小诺要回法国读大学的消息后,把自己关在房门里一天一夜。

九儿和老胡都默不作声,不去打扰亦不去劝说。

小诺闷不做声的对着窗外放空,他脑子里不断闪回这些年和他康哥的那些过往。

老刘跟诺一说,暂时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他自己清楚这是父亲能想到的为数不多安慰自己的话。

小诺飞巴黎那天,康儿没来送他。

直到他在巴黎落地,打开手机时才收到了康儿的唯一一条信息。

【我会等你,在你回来的时候。】

小诺的瞬间就被晶莹滚烫的液体模糊了双眸。

他回复了康儿一个字:

【好。】

......

小诺再回北京是他和他康哥分别后的第五个年头。

走出机场,没有等来那个熟悉的身影。

“Noe......”来接机的是诺一大学的同系的学长,林霄。

“你等了很久吗?”诺一温和的说道。

“没有。”林霄接过诺一手中的行李箱。

“......”诺一还是不由得四处张望。

“走吧。”林霄伸出手,脸上挂着漂亮的微笑。

诺一犹豫了几秒,还是把手递了过去。

林霄作为学生会主席从新生会开始就对诺一印象深刻,林霄是法裔华人,比诺一大两届,毕业后多在法国留了一年,去年从法国回京。

足足追了诺一四年,其他追求者早就知难而退,面对诺一的不回应不理会的冷淡态度,只有林霄一如既往坚持到了今天。

说好会等诺一回来的康儿呢?

他现在已经是香港航空最年轻的captain了。

......

康儿与诺一重逢那天,真是不怎么美好的回忆。

“康,这个好吃吗?”漂亮,年轻,端庄的女孩儿挽着康儿的胳膊,右手拿着钢叉喂了一块火龙果给康儿。

康儿有些抗拒的歪着脑袋,这一幕刚好被和林霄一同走过来的诺一看到。

“胡皓康。”林霄气势磅礴的跟康儿打招呼。

“林霄。”康儿大方得体的回应道。

康儿和林霄相识完全是因为诺一,去年林霄回国后第一个拜访的就是诺一常年挂在嘴边的‘康哥’,二人几次来往算不上多友好倒也不至于太尴尬。

“康,这是谁啊?”女孩儿凑在康儿耳边问。

“......”康儿看着诺一,一时脑袋里居然空空的,不知该如何介绍眼前这位相识多年的弟弟?

“你好,我叫刘诺一。”诺一大方和善的自我介绍道。

“嗨,我是康的女朋友韩露娜,你可以叫我Luna。”露娜自豪的说。

“诺......”康儿那个‘一’字还未来得及叫出口。

“Noe,我们去那边跟你爸打声招呼吧。”林霄拉着诺一快步走开了。

康儿的目光跟着诺一的身影,直到他身边的露娜有些吃醋的哼了一声。

“刘诺一?是刘叔叔的儿子刘诺一?”露娜向康儿确认着。

康儿点点头。

“你怎么心事重重的......你跟刘诺一之间?”

“别瞎猜了。”康儿最终还是不耐烦了。

......

评论(1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