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苏里黑黑黑

TAETEE KIMCOP

杀了我,治愈我(二)

我先分享了屯着看,我先去码我的文了。。。

_小白二喵_:

陆启昌x武江 多重人格梗 大脑洞 有bug轻拍 有毒有雷 慎入

4.

再次见到武江,已经是在三天之后。

九龙街区发生大规模械斗,陆启昌带着手下赶来处理。捉了一批小啰啰,连敲带打折腾一通,也是费了不小的劲儿。

被武江摆这么一道,虽事隔三日,一向记仇的陆警官心头自然还压着不小的火。

而在人群后方的武江倒一副不受影响的模样,若有所思般抱着肩膀。

警察过去问询时,条件反射般挂上虚伪的微笑,表面儒雅温和,而眼底却满是提防。

看他此时彬彬有礼却不失气场的状态,陆启昌就不由自主想起他那天骑在自己身上仰着头放浪的模样…

此刻的衣冠楚楚与那时对比鲜明,反到增加了些许禁欲的诱惑。

陆启昌眯起眼睛,嘴角噙着若有所思的笑容。

武江注意到身后紧紧跟随的眼神,猛地回过头来,就看见向他招手的陆启昌。脸色瞬间就冷淡下来,转身扶了一下眼镜,刻意忽略陆启昌别有深意的调笑眼神。

陆启昌注意到他冰冷的脸色,非但未识相的离开,反而大步上前,大手随意的搭在武江的肩上,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好久不见啊,武老板。”

这种贴近的距离,让两个高大的男人看起来有几分暧昧。武江脸上的表情一窒,不自然的侧头避开,冷着声音:“我跟陆sir好像也没这么熟吧?”

“前两天我们还巫山云雨呢,这才几天啊,武老板就把我忘了?”陆启昌故作沙哑的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让周围的人都听的清楚。

注意到旁人打量的眼神,武江眼底瞬间就闪过一丝恼火,压低声音道:“你别得寸进尺!”

“我怎么得寸进尺了?难不成是我自己把自己绑去的?”

“你…”武江语结。

陆启昌看他表情虽带着愠怒,这倒也比刚才那副虚伪的模样看起来舒坦几分。

他死皮赖脸的凑过去,模样吊儿郎当的,手还搭在他马甲下的腰窝处:“我什么?上次可是你爽过了,下次得轮到我了…”

武江面无表情,猛地打开他作乱下移的手,刻意忽略他暧昧的语气:“陆警官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忙了…”

武江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了陆启昌逐渐加大的笑声,他咬紧牙,快速离开陆启昌的视线,把脚旁的椅子狠狠踹向一边。

武江明显的不爽让陆启昌积压了许久郁结心情得到缓解,之前被绑了一夜的不愉快被他抛之脑后,甚至难得的在黄志诚调笑他时没有还嘴,还惹得对方在他额头上试试温度,然后被他嫌弃的打开。

晚上回家,一路上陆启昌哼着歌,刚下电梯,就注意到了一个黑乎乎抱着团的不明物体。

“谁?”

声控灯应声亮了起来。

陆启昌看到对面一个埋着头抱紧膝盖的大鼹鼠,听到动静迷迷瞪瞪的抬起头,看向他这边,发懵的脸上瞬间带上几分欣喜。

“你回来了?”武江扑腾一下站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似在闪着光。

陆启昌心情不错,见他如此模样,倒也有闲情逸致回嘴:“你不是有事要忙?怎么有空上我这来蹲着?”

“什么事能有见你重要?几天没见,真想你…”

武江几步窜过去,笑得傻气,整个人像个大号树袋熊一样挂在了陆启昌身上。

又来了。

陆启昌一动不动,皮笑肉不笑道:“武老板,我们明明下午才见过,不是么?”

“下午你见得又不是我,是武江…”

他松开怀抱,盯着陆启昌,瘪瘪嘴,委屈道:“都说了我叫蜘蛛了…还是没记住…”

陆启昌看着武江泫然欲泣的眼睛,心底涌上一股无名之火。

“武老板想玩这种游戏,来试探我的耐心?”陆启昌眼底滑过一丝凶狠,压低声威胁道:“我明确告诉你,我这人愿意玩,你大可以继续折腾下去…”

“我没折腾你…”武江一脸真诚,连连摆手,费力的打断他的话:“我真的是想你了…我好不容易才…”

陆启昌冷笑一声,越过身边人,掏出钥匙作势要开门。

“你别不理我啊…我出来一次真的很困难的…”武江从身后扑上来,笨手笨脚的环住陆启昌的腰,甚至带上了一丝哭腔。

他低声控诉:“武江他总拦着我…凶巴巴的,不让我出来…”

陆启昌觉得自己多年面对犯罪分子培养出来的忍耐和机警全部毁于此人身上,他闪身离开他的怀抱,脱口而出:“你以为你拍电影呢?在这给我装什么人格分裂?你想玩下去,弄点靠谱的行么?”

等一下,人格分裂?

陆启昌盯着武江表情无辜的脸,暗暗思衬。

眼前这人虽长相身材与初见时毫无区别,可神态举止却都大相径庭…

武江一个如此强硬阴狠的人,要不是因病怎能做出与他形象南辕北辙之事?

更何况是像这种主动献身生病扮演的蠢事?

陆启昌试探性的开口:“蜘蛛,你今年多大?”

“23…”

“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名拳手…”

23岁?拳手?

档案上武江明明已经29岁,更何况早在五年前武江就已经放弃打拳,北上经商…

陆启昌顿了顿:“那…那武江呢?”

“他原来和我一样,是个打拳的,不过现在在开酒吧,是个快三十的大叔…他这个人可凶了,平常都不让我出门,只有他放松的时侯我才能偶尔出来放放风,到了香港之后,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溜出来,一出来我就去找你了…”

武江啰里八嗦的絮叨完,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却还偷偷抬眼看陆启昌的表情,上挑的眉眼跟沁了蜜似的,明明白白的都是欢喜。

陆启昌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这人,头脑飞速运转。

他居然是人格分裂患者…

初见时那个凶狠神秘的武老板他的主人格,而面前这个天真懵懂的蜘蛛是他的次人格?

“你…认识我?”

“我认识你好多年啦!”他一脸真诚的强调,“是一个朋友把你介绍给我的,那个…我…我…一直喜欢你…”

陆启昌听他胡言乱语,简直一个头两个大,捏着额角问道:“你的朋友?他是谁?怎么认识的我?”

“等到时候你就见到了,他要自己来找你…”

“那你都什么时候能出来?”

“想你的时候啊…”

陆启昌看着面前呲着白净的牙笑得一派无邪的武江,觉得这对话根本进行不下去。

“快开门啊,站这做什么?”武江催促。

“我开门之后呢?”

“做爱啊…”一脸理所当然。

“…”

“快点啊…”

“算了,我怕明早你醒过来杀我灭口。”陆启昌摆摆手,被武江掐过的脖子好象有后劲儿似的疼了一下。

好说歹说许久,两人的商议结果以武江在这只睡觉不做其他的事情而告终。

折腾到大半夜,武江终于缩在床边睡着了。

有莹白的月光倾洒进来,柔和了他的侧脸。他紧紧抿着唇,睡得香甜,毫无防备的样子有几分不符合他年龄身份的孩子气。

陆启昌若有所思的盯着他黑漆漆的睫毛和鼓起的脸颊,不自觉勾起嘴角。

明早清醒过来,大概又是一副气急败坏却强端着的忍耐模样,那一定有趣极了。

今天的夜有些凉。

窗外的风轻轻的吹过,在城市密林里打个转,然后悄悄跑到这个窗口,调皮的勾起轻薄的纱帘。床头亮着一盏小灯,明黄色的光给这儿增添了一丝温暖。

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

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

一切又都那么自然而然。



(TBC)


我有多久没双更了?😂😂😂还算粗长(?)





评论

热度(44)

  1. 污苏里黑黑黑_小白二喵_ 转载了此文字
    我先分享了屯着看,我先去码我的文了。。。